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有些事情,想着简单,真要是做起来的时候,却未必那么容易,即便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卖冰棍儿。

    坐在家里无精打采的关晓军正与与姐姐关阳一起相对发呆,两人昨天都累的不行,此时仍旧是浑身酸痛,家人见俩孩子累成这样,干脆不让他们干活了,叫关阳看着弟弟不要乱跑,两人都在家歇着吧。

    关晓军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把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缺少了对自己身份年龄以及体力等种种因素清晰的认知,因此昨天才会累成这样。

    关阳还好,虽然家里没活干,但她还有学校布置的麦假作业,今天有空正好做一下作业,但关晓军可就真的有点百无聊赖了,让他在家里枯坐着,简直比杀头都难受,他在屋里院子里转悠了半天,正想着搞点什么事情的时候,敲门声响起,腰里别着一根烟袋的关自在从大门外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院子里,“小军,你家人都不在啊?”

    关晓军一脸好奇,“太爷,您有事吗?爸爸妈妈都下地了。”

    关自在道;“你家的浇花的小水壶在哪里?我院子里的花需要好好浇一下了,你把水壶帮我找出来,我的水壶坏了!”

    关自在酷爱养花,这种爱好至死未变,而关宏达受关自在的影响,在自己家的后院里也种了不少花儿,很多品种都是关自在送过来的。

    现在见关自在来借水壶,关晓军急忙跑到后院把水壶拿给关自在,“太爷,你的花以后多给我点呗,我也想要养花玩。”

    关自在脸色一正,“你个臭小子,养花就是养花,怎么能叫玩呢?你要是以玩的态度来养花,保证养不好!”

    关晓军笑嘻嘻道:“那我以后跟您学养花好不好?”

    关自在大喜,“哎吆,好孩子,我现在正想着找人学习我的养花技巧呢,你要是想学,我现在就教你!”

    关自在这个养花的爱好,在整个关帝庙村,甚至是方圆十几里地,都算是一个另类。

    庄户人家,此时也就能勉强顾住温饱,养个小猫小狗什么的,那还有点实用,养鸡养鸭养猪什么的,其本质也是为了发展副业,多卖点钱,这都是为了过日子才养的。

    而种花养花这种捎带文艺高雅气息的行为,普通的庄户人家是没有精力也不有心思会去搞的,在整个关帝庙村,也就只有关自在有这个闲情雅致在自家院子里种草养花自得其乐。

    这老头是老革命,退休工资高的吓人,他家里又没有什么嫡系亲人,平时又没有什么事儿,平日里根本就花不到钱,因此剩下的钱,不是用来买酒,就是用来买花,时间长了,整个大院子里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品种。

    像关自在这种养花人,在普遍贫困的庄户人家中,就好比是下水道里蹦出个卫生球来,透着那么一股子的不合时宜,平素里想要跟人谈论养花方面的知识,都找不到谈论的对象,就算是他想要将自己的养花技巧教人,也不会有村民吃饱了撑的跟他学这个。

    现在的村民都忙着呢,一年四季,有三个季节都忙的不得了,根本没时间干别的,等到了冬天,百花凋零,人家就是想学,关自在也没法教了。

    所谓曲高和寡,知音难觅,说的就是关自在此时的状况。

    现在见关晓军说要跟自己学种花,关自在自然大为高兴,虽然关晓军只是一个孩子,未免有点不美,但毕竟聊胜于无,总好过连一个都没有。

    当下兴致勃勃的把关晓军领到了自家的庭院,指着院子里的一盆盆鲜花给关晓军进行讲解,那一盆花叫什么名字啦,这一盆又叫什么名字啦,浇水的话,应该怎么浇,浇多少是好,施肥的话,应该怎么施肥,施什么样的肥料,多长时间施肥一次,等等东西,全都讲给了关晓军来听,也不管关晓军能不能听得懂。

    可见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一个可供交流的人,把老头给憋坏了。

    关自在所在的这个庭院,乃是关帝庙村整个老关家的祖宅,占地广大,前后三进,是一个少有的庭院式的格局,门前有绿柳垂绦,后花园还有假山池塘,非常的有格调,像是出自名家手笔。

    老关家在明朝的时候,村里出现过一名左都御史,已经是不小的官了,这个宅院就是他修建的,保留至今没有损坏,如今成了关自在居住之所。

    现在这个宅院里放满了花花草草,虽然是盛夏,院子里依旧是姹紫嫣红,蜂飞蝶舞,俨然三春景象。

    关晓军漫步其中,听着关自在的讲解,闻着或浓或淡的花香,即便是他不怎么懂花,但徜徉在如许花海之中,也禁不住有几分陶醉。

    他在前世也挺喜欢种花,只是家里条件有限,可以种花的空间小的可怜,只能在阳台上摆上两盆,而且中的花还不能太大太高,否则耽误妻子晾晒衣服,肯定会被抱怨,而且还不能带刺带毛,以免伤到孩子,总之,贫贱家庭百事哀,自家条件达不到,想干什么都有限制,连种点花儿都让人心里不痛快。

    现在重活一回,见到这么大的宅院,这么些花儿,关晓军眼前一阵恍惚,前世的记忆不断在脑中浮现,“就算不为别的,就为了能随便干自己想干的事儿,随便不干自己不想干的事儿,自己也必须要努力啊!”

    旁边关自在正说的起兴,见关晓军眼中露出恍惚茫然之色,立时反应过来,“小军这么小,我说这些,他怎么能听得懂?看来还得一步一步来!不过这小孩子没长性,得想个办法留住他。”

    他停止了对花卉的解说,向关晓军笑道:“小军啊,太爷爷除了会养花,还会一样东西,你想不想学?”

    关晓军好奇道:“什么?”

    关自在以一种神神秘秘略带一点诱惑的语气道:“功夫!太爷爷可是学过功夫的人,很厉害哦!打架的时候,一个人能打好几个!你要不要学?”

    关晓军对武力不怎么感兴趣,“太爷,打打杀杀的多不好,要是出手重了,把人打坏了,还要赔钱,爸爸妈妈还要打我,再说,练功很累的,我不学!”

    关自在有点傻眼。

    现在电影少林寺已经传到了乡下,村子里有时候谁家孩子结婚了,就会请人在村头的广场上播放几场电影,而这些电影中,最受孩子欢迎的就是《少林寺》,有些小孩子看完电影后,吵着闹着要去少林寺去学功夫,全国出现了好多学生逃课去嵩山的事情,急的老师们每天都对这些孩子围追堵截,公安干警也时刻注意车站里的孩子,尽可能的拦住他们。

    而嵩山本地的派出所,每天从嵩山遣返的孩子都有好多个。

    在这种气氛的渲染下,很多小孩子都喜欢拿着木刀木枪打着玩,人人都相当功夫高手,前段时间关晓军还哭着喊着去少林寺呢。

    关自在本来想着此时拿“功夫”这个话题来诱惑一下关晓军,只要关晓军想要学功夫,那就不是一年半载能学会的,十年八年都未必能学好,这样一来,自己便有时间传授自己的种花养花的手艺了。

    其实关自在想要教关晓军养花种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他年纪大了,膝下无子,年老孤独之下,缺少玩伴,若是能有关晓军这么一个小孙孙陪伴,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慰藉。

    谁知道前几天还吵着闹着要去少林寺的关晓军竟然不想学功夫了!

    这大大出乎关自在所料,老头一脸懵逼的看了关晓军一眼,“你个娃娃,前两天不是还闹着学功夫吗?”

    关晓军笑嘻嘻道:“我现在不想学了,太累!”

    无论关自在怎么劝说,关晓军铁了心的不想学武,只想学种花,而且还先要学种君子兰。

    关自在无法,最后道:“你呀,不学就不学吧,其实学点功夫挺好的,虽然有点累,但能健身啊,太爷活了这么长时间,还不是练功练的……”

    一开始一直排斥习武的关晓军听到这句话后,忽然开口,“不就是功夫嘛,我学!”

    关自在:“……你就这么怕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