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宏达哥,你还会煮凉茶啊?”

    这天关宏达扛着一个撅头刚从地里走到村头,就被关宏叶喊住了,“您这是跟谁学的啊?喝您煮的茶水,比吃药都灵!”

    关宏叶大着嗓门,对关宏达不住夸赞,“没想到您还有这一手,您那凉茶还有没有?咱们学校的老师们的嗓子都有点不好,他们也想喝一点,看看能不能治他们的病。”

    关宏达一开始有点迷惑,等关宏叶说了几句之后,这才反应过来,问道:“你喝了小军带过去的凉茶了?那小子有没有给你要钱?我这孙子是个小财迷!”

    关宏叶好笑道:“您也知道小军是个小财迷啊?不过他说了,送给我免费,别人再喝他就要钱啦!”

    她对关宏达道:“宏达哥,小军说,您这煮茶的方子是一位百岁老人给的,说经常喝,有病治病,无病强身,是不是真的啊?”

    关宏达一愣,“嗯?哦?是啊!”

    他眼睛转了几转,立时就顺着关宏叶的话说道:“没错,就是一位百岁老人给的!本来这个煮茶的方子是不会外传的,但是那位老人无儿无女,见我人还行,说我孙子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他看着投缘,就把煮茶的方子给小军了。其实啊,这方子是给小军的,不是给我的,我就是对着方子煮了一壶茶试试,看看效果怎么样。”

    关宏达为人精明无比,虽然关晓军编造出来的瞎话并没有提前跟他商量,但他只要听到了关宏叶这一句,就知道怎么把话顺下去。

    别管那个时代,华夏老百姓对于药物的配房都是极为看重,关自在肯把这煮茶的药方还有龟鹤功都传给关晓军,那是因为老人已经无欲无求,而且打心底里喜欢关晓军这个孩子,他才会这么做。

    当然,更重要的是,关自在无有子嗣,他要不把自己平生所学传承下去,只怕百年之后,什么东西都要带进棺材板里去了。

    不过也就是关晓军算是他的入室弟子,他才会这么毫无保留的对待关晓军,要是换成别人,你看他给不给?

    关自在给关宏达写凉茶方子的时候就说了,“这是给小军的,不是给你的,也不是给阳阳的,我的东西传男不传女,传给阳阳功夫就已经算是破例了,其余的东西都是给小军的!这个方子你要给小军留着!”

    这个年代的人,普遍的重男轻女,关自在也不例外。

    因此他在写药方的时候,有几味药单独写出来给关宏达,告诉他怎么加量,连关晓军与关阳都不知道。

    关自在虽然并不知道自己手里的药方值不值钱,但每张药方都是得来不易,他自然要宝之重之,他在关晓军面前很大方,可出了门去,换成另一个人来问,老人根本就不加理会。

    关自在的眼角高着呢!

    因为这个原因,关宏达对关自在写的凉茶方子也十分在意,他虽然不知其中的价值的,但却懂得药方的重要性。

    在关帝庙村附近的一个村子里,有一个看口疮病的人家,这一家人别的什么都不会,就只会看口疮,家里就那一方治口疮的药,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而且这一家配成的药面奇臭无比,但偏偏其效如神,

    很多人都慕名前来医治,百里之外都有人前来求药,因此这一户人家的客人每天都是络绎不绝。

    而这一家人卖药从来不收钱,只收烟酒,给他们几包烟,或者一瓶酒,就算是药费了,给钱人家也不要,也不知道是什么规矩。

    所谓单方气死名医,人家这一家子,就靠这个方子来维持生计,日子极为红火。

    方圆几十里地,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家的人都没有学过医,甚至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

    但就因为这么一个祖传的方子,便使得他们一家生活富裕,不虞吃喝,在整个村里都是拔尖的人家。

    对于这个治疗口疮的药方,这一家人都是传男不传女,传长不传幼,保密性极强。

    因此在这个时代,即便是目不识丁的乡下老农,也知道药方的重要性。

    现在关宏叶问起凉茶的事情来,关宏达顺势编瞎话,把关晓军对外说的话又给圆满了几分,“其实吧,这个凉茶也就只能清清火,治不了大病,而且买的药材也很多,煮起来很麻烦,你们真有病的话,还是去医院里治疗,喝口凉茶能起什么用?你们呐,有病还是去医院,我这哪能治病啊!”

    关宏达若是不拒绝的话,关宏叶还不觉得这凉茶有什么珍贵,关宏达这么明显的拒绝,反倒使得她觉得这茶水极为难得,心想怪不得效果这么好,于是当场就着急起来,“宏达哥,你这凉茶我们不白要啊,该多少钱,我们给啊!”

    关宏达道:“宏叶啊,你觉得我家里缺这点钱吗?”

    关宏叶一想也是,关宏达现在家里的一个大窑厂,每天都有很大的进项,关云山又是开车拉沙子运石子,一个月挣的钱比村里人一年挣的都多,人家确实不差这点茶水钱。

    她想了想,对关宏达说道:“宏达哥,村里的几个老师最近嗓子都不怎么好,您就算是不为了挣钱,为了老师能正常教学生,那也得煮一壶啊。”

    关宏达道:“去医院啊!小毛病,吃几片药,几天就好了!”

    关宏叶拍着大腿道:“你看看,您也说几天才能好!可老师们教课,一天也不能耽误啊!您这凉茶,比医院里开的药都灵!说实在话,我这人最怕吃药,打针反倒好说,就是不能吃药,一吃药就吐,特别是那种大药片,实在太难吃了!跟个指甲盖那么大的药片,喝几口水都未必能冲的下去,有时候贴在嗓子眼,又苦又涩,哎呀,那叫一个难受啊!”

    “您这凉茶就不一样了,喝着甜丝丝的,比可乐都好喝,还能治病,这才是好东西啊!”

    关宏达哈哈笑道:“照你这么说,我煮的凉茶还成了神丹妙药了?”

    关宏叶道:“确实挺神的!”

    关宏达道:“好,为了你们几个老师,我今天就再煮一壶让你们尝尝,不过先说明啊,要是没效果,你们可别怪我。”

    他对关宏叶道:“乡里乡亲的,喝碗茶水,我怎么可能会要你们的钱?真要有效果,你们好好教学就行!”

    其实就算是关宏叶不找他,他也要煮一壶凉茶来喝。

    他前些日子老觉得身体有哪里不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但自从喝了凉茶之后,一身轻松,身子出奇的舒坦,前几天不对劲的感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爽利劲儿。

    短短时间就有这么点变化,这自然是凉茶之功,因此即便没人求他,他也要煮上一壶自己喝。

    不过因为关宏叶今天这么一说,关宏达才意识到这凉茶的不同寻常,似乎自己的小孙子说的凉茶可以卖钱,或许,好像真的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