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来来来,凉茶来了!”

    关帝庙小学的办公室里,关宏叶提着一个军绿色网状铁皮的暖水壶走了过来,大呼小叫道:“宏达哥刚煮好的凉茶,被我灌了一壶,够咱们几个喝的了,大家一人一杯,人人有份!”

    她将暖水瓶放在办公桌前,看向屋里的几个老师,“我可先说好啊,宏达哥这凉茶可不能白喝!他虽然不给我们要钱,但是他煮茶的时候我可是看见了,确实要用到很多的药材,那些可都要花钱啊!如果这凉茶真有效果,你们都到时候都得有点表示才行!”

    屋里的几个老师都笑道:“宏叶姐,这还用你说?咱们什么时候白要过别人的东西?”

    他们几个人都有点感冒,说话的时候都带着鼻音。

    几个人将桌上的搪瓷茶杯一一放到桌上,看着关宏叶提着暖壶将他们的杯子倒满,当红褐色的茶水倾注在水杯中时,一股股的药香也随之飘散开来。

    “哎吆,这怎么还是热的?”

    历史老师李红轮端着茶杯问道:“宏叶大姐,你不是说这是凉茶吗?怎么成了热茶?”

    关宏叶道:“我问宏达哥了,他是这么说的,嗯,这个凉茶啊,能热饮,也能凉着喝,不过怎么喝,也是有讲究的。身子弱的人,最好不要喝凉的,热饮才最合适。而且这喝茶,还要分季节,就好比,到了大冬天你也能喝凉茶啊?那个时候也要喝热茶才行。”

    她一脸的显摆之色,“你们几个现在感冒了,都算是病人,病人体弱,所以喝茶也得喝热的好!”

    李红轮一脸恍然,“哦,原来是这样!我算是长见识了!”

    他说话间举起茶杯抿了一口,笑道:“嘿呦,闻着一股子中药味,喝起来倒是挺甜的,跟饮料差不多!”

    其余几个老师也都端起茶杯喝了几口,发现味道还算可口,有茶香也有药草味,说是茶水倒也不虚。

    几个人的鼻子本来都不怎么透气,有时候憋得狠了,都用嘴巴喘气。

    可是在捧着茶杯低头喝茶的时候,鼻孔被茶杯冒出的热气这么一冲,一杯凉茶还未喝完,鼻子倒是先通气了。

    “哎吆,这也太灵了吧?”

    鼻孔第一个通畅的就是李红轮,他又惊又喜道:“我这还没喝完呢,就好了一半了!唉啊妈呀,这咋这么灵!”

    其余几个老师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感觉好了点,被李红轮这么一叫,都一脸惊讶的互相看了几眼,都感到几口热茶下肚,整个人真的好了不少。

    看到他们一脸的惊讶,关宏叶一脸的成就感,“我就说嘛,这凉茶确实很厉害,比吃药打针都灵,这下你们信了吧?”

    办公室里的几个老师集体点头,“信信信!这次是真信!”

    他们喝茶的时候是上午,等到了下午的时候,就感到了一身轻松,似乎卸下来千斤重担一般,非但鼻子透气了,就连嗓子也好了很多。

    众人又惊又喜,把暖壶里剩下的凉茶全都瓜分干净,临走的时候又喝了一杯。

    次日众人再次从办公室集合的时候,就发现彼此的咽喉炎症什么的都已经消失了。

    这一下全校轰动。

    可巧最近流感盛行,鼻塞流涕喉咙痛的人一群一群的,而学校又是感染群体最多的场所,为了防止学生得传染病,各个学校都在想各种各样的办法。

    也不知是谁从哪来听来的法子,说是醋能杀菌,于是就产生了熏醋灭菌法。

    具体的实施办法就是先往教室里泼水,泼完水之后,就往教室里搬进一个煤球炉子,在炉子上蹲了一个盆子,盆子里装的是食醋,在煤球火苗的炙烤之下,盆里的食醋便会渐渐的蒸发,醋味弥漫了整个教室的空间,搞的人人鼻子发酸,浑身一股醋味。

    可是即便这样,效果也不怎么理想。

    后来又有人开始用石灰进行杀菌,将生石灰面子撒到教室里,然后往石灰面上泼水,生石灰遇水发热,据说这就能将地面上的细菌杀死了,空中的细菌也会被杀死不少。

    可是这种方法也不怎么灵光,流感过来的时候,大多数学生还是抵挡不住。

    如果病人肯在家休息的话,这种季节性的流行性感冒的感染人群也不会这么不好控制,可要命的是,这个年代宣扬的是“轻伤不下火线”的思想,学生抱病上课是一件值得夸赞的事情,老师抱病教课,也是一件值得表扬的行为。

    这样一来,无论老师生病还是学生生病,他们都不肯离开学校休息,造成了病源不断,防治效果自然差到了极点。

    关帝庙村小学如今已经有多名学生患了感冒,学校里醋熏、撒石灰、泼水等方法都用过了,但效果却不如人意。

    一群老师正发愁呢,关宏达的凉茶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要不咱们采购一点宏达家的凉茶吧?”

    在学校的办公室里,校长邵红军掐着腰说道:“不能让孩子们再这么病下去了,如果宏达老哥家的凉茶可以预防治疗感冒的话,我建议咱们学校应该采购一点他的凉茶,让孩子都喝一点!”

    关宏叶道:“采购啥啊?我可告诉你邵红军,你别想从这里捞钱!你真想对孩子们好,直接告诉他们,让他们去宏达哥家里买茶水就行呗,用得着咱们采购啊?你是不是又想要让学生集资交钱?”

    邵红军讪讪道:“净瞎说!我啥时候说要让学生交钱啦?再说了,咱们学校真要是采购了宏达家的凉茶,那也是花钱买的,为啥不能让学生交钱?咱们学校的经费可是不宽裕了啊。”

    关宏叶道:“那也不能让学生交钱!我建议咱们老师在上课的时候,给学生说一下,让他们直接去宏达哥家里买去,不要经过我们的手!”

    邵红军这个校长虽然是校长,但他的家在距离关帝庙村七八里地的地方,因此对关宏叶这个关帝庙村的本地人有点惧怕,现在见关宏叶执意如此,他也不敢反对。

    虽然有点可惜错过了这次捞钱的机会,但如果关宏达的凉茶真的对预防治疗流感有效果的话,他这个校长倒也能省了很多事情。

    到了第二天,看着浩浩荡荡杀进自己家门口的一群孩子,关宏达的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他看向为首的关晓军与关阳,“阳阳,小军,你们俩这是要干什么?”

    关阳挺着小胸脯道:“我领他们来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