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七十二章 爷爷出马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89.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嗯?”

    听到关晓军的话后,关自在微微一愣,心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把这些花儿都给你小子了?

    但关晓军年龄虽小,说话办事却堪比成人,他又是关自在最为在乎的传人,现在见关晓军这么说,他倒也不方便在外人面前拒绝孩子,笑道:“小军,你要这么多花干什么?”

    “卖钱啊!”

    关晓军兴致勃勃的道:“我这两天看报纸了,上面说东北春城的君子兰都要卖疯了,一株好的和尚头,要卖好几万呢!咱们这些君子兰,养的时间长,开花又好看,每一盆至少得卖一万块,少一分都不行!”

    关自在大奇,“什么?一盆花好几万?开什么玩笑?你这孩子瞎说!”

    旁边看花的两位中年男子脸色大变,其中一人身子都僵硬起来,干笑道:“哪有一株花好几万的道理?你这小娃娃才多大,也能看懂报纸?俺们就是东北嘚,我咋就知道这件事捏?”

    说话的这人身子粗壮,长相很有特点,脑袋竟然是三角形的,如果是倒三角形的不足为奇,但他是正三角形,头顶尖尖,两腮往外鼓鼓着,跟个胖头鱼似的。

    再加上两只圆溜溜的眼睛,大嘴巴,招风耳,光看长相就令人发噱,保证让人过目难忘。

    关晓军看了此人一眼,“你是东北那嘎达滴?那你就更不能说谎了啊,咱们可是半个老乡呐,我们村当年很多人闯关东,到现在都没回来,都定居在关外没回来。你是怎么知道我太爷喜欢养花,肯定是你的亲戚朋友告诉你的,而你的亲戚朋友能知道这些,那就肯定是我们这里的人告诉他们的。”

    关晓军说到这里,抬头问关自在,“太爷,你说是不是这样?”

    关自在越来越好奇,对面两名中年男子的脸色变化他已经看在眼里,察言观色之下,就知道关晓军所说不假,这君子兰如今真有可能一盆就上万块。

    可是就这么一盆小小的君子兰,怎么可能卖出这么高的价钱?现在的人都疯了不成?

    关自在将近百年的人生经历中,见识过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遇到过种种匪夷所思的情况,一颗心早就磨炼的八风不动,因此对于君子兰的价格只是惊讶了片刻,片刻之后便不以为然,这老头本来就对钱财什么的不怎么在意,就算是面前这些花儿是金山银山,也不足以令他老人家动容。

    不过不在意金钱并不代表就要做冤大头,他本来是想将自己花房里的这些花半卖半送的送给这些买花人,毕竟自家院子里花满为患,多的都不知道怎么处理了,送人没人要,扔了舍不得,现在能有人买,对老头来说,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最起码这些人花钱了,肯定会善待自己培育的这些花儿。

    但现在这些买花人明显就是打信息差,做低买高卖的勾当,关自在自然不会这么甘心被骗。

    他懒的跟面前这些人谈卖花事宜,对关晓军吩咐道:“小军,你去把你爷爷叫来,让他跟这几个朋友聊聊,我年纪大了,精力不济,又不懂这花啥价格,今天这件事就交给你爷爷来谈了!”

    关晓军道:“好!”

    转身向家中跑去。

    等到了家跟关宏达这么一说,关宏达大为吃惊,“这兰花真的这么值钱?一盆好几万?幸亏太爷没有送出去!”

    他到现在还对君子兰的价格不怎么相信,但这段时间关晓军总是有意无意的拿报纸说事儿,偶尔就会夹杂几句关于君子兰价格的事情,因此关宏达对君子兰在东北的疯狂情况也有所耳闻。

    为此他还专门订了几份报纸让关云山时刻留意国家的实时动态与政策方针,有时候也让关云山留意有关君子兰的事情。

    现在听关晓军说了,真的就有人来关自在家里询问君子兰,关宏达一颗心顿时热了起来。

    此时关云山也在家里,听到这件事后,也跟着关宏达一起来到了关自在院子里。

    “老太爷,您该不会真的以为这君子兰值这么多吧?那孩子胡咧咧,那也能信?一盆花好几万,谁能买得起啊?”

    关宏达祖孙三人来到关自在花房的时候,三角脑袋的中年男子正在跟关自在说话,“我们呐,是偶尔路过凤山乡,听到您养花的名头,这才顺便来看看,您这花儿养的确实不错,我们呐,也确实想买,可是几万块一盆的君子兰,那就是笑话了,别说几万块,就是几百块我们也买不起!”

    他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来,递给关自在一根,“老太爷,您也来一根?”

    关自在摇了摇头,“你这烟不过瘾,要抽还得是我的烟袋锅子!”

    他抽出碧玉嘴的烟袋,从烟袋杆上的小包里抓出点烟丝塞进烟袋锅,划了一根火柴点上,“吧嗒吧嗒”抽了几口,将烟袋杆递向中年男子,“来两口?”

    中年男子急忙摇头,“不了,不了,我也抽不惯这种烟。”

    中年男子身边的另一个瘦高个戴眼镜的男子自从关自在拿出烟袋杆之后,一双眼睛就死死盯着关自在手中的烟袋嘴,现在见关自在让烟,几步走到关自在面前,“老太爷,我来两口!”

    他接过关自在的旱烟袋,使劲抽了两口子,然后呛得一个劲儿的咳嗽,眼泪都下来了。

    关自在哈哈大笑,“小子,一看你就没有抽过烟,你干嘛找这罪来受?”

    瘦高眼镜男将关自在的烟袋杆拿在手中看了又看,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但瞬间收敛,恢复平静后,对关自在淡淡道:“老太爷,您这烟袋杆不错啊,您卖不卖?”

    关自在这个烟袋杆与众不同,烟袋嘴通体碧绿,光烟袋嘴都差不多有十五公分长,上面刻有十二生肖,惟妙惟肖,乌木的杆子,白铜的锅子,比寻常的烟袋要长了不少。

    这个旱烟袋是关自在的命根子,走哪带哪,只不过一喝酒就掉,每次清醒后,关自在就会在村子里翻天覆地寻找,闹得整个村子都不得安宁。

    现在见瘦高个的男子想要自己的烟袋,关自在自然不会卖,急忙把烟袋夺了过来,“嘿,小子,我这烟袋可不能卖,这是我当初一个南洋的朋友送我的,说是什么帝王绿翡翠做的烟嘴,不是很常见,我抽了这么多年旱烟,跟这个烟袋都有感情了都,那是绝不可能卖的。”

    瘦高男子道:“我出高价买!”

    关自在道:“再多钱我也不卖!这可是我的命根子!”

    瘦高男子见关自在确实不卖,一脸痛惜之色,“这可是帝王绿啊,是谁这么败家,竟然用这种翠玉做了烟嘴!这,这么大的一块顶级翡翠,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关自在不以为然,“怎么就暴殄天物了?要我说,这东西就适合做烟嘴,比一般的烟嘴抽着可要舒服多啦!”

    此时关宏达走了过来,“太爷,您喊我?”

    关自在伸手指了指面前的两个中年男子,“哦,宏达你来了啊,这两个小朋友说要买我的花儿,我对于花价不大懂,这生意啊,你来跟他们谈吧!”

    关宏达点了点头,“太爷,您交给我就是!”

    他似笑非笑的看了面前两位中年男子一眼,“两位怎么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