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七十四章 尴尬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91.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关宏达并不是没有见过钱,他的砖窑厂之前并不是私人的,而是属于整个公社的窑厂,后来公社解散,是他花了两万块钱给买下来的。

    当时为了凑齐两万块钱,关宏达几乎跑遍了整个云泽地区,能借的人几乎全都借了个遍,可以说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下来极大的决心,才搞出了一万块多,剩下的钱他只能先欠着公社的,按季度还钱。

    他眼光准,魄力大,等到窑厂正式运营后,欠乡里的钱一个月就还上了,之后窑厂运行半年后,欠别人的钱也都一一还清,剩下的就是纯赚。

    中国这个时候盖房子,用的基本上都是黏土砖,一直到很多年以后,才因为污染以及浪费土地的原因,乡间的这些黏土砖窑厂才逐渐取缔,但在现在,关宏达这个八个窑口的砖窑,简直就是个会下金蛋的老母鸡,每年都能为关家带来好几万的收入。

    这在这个年代,已经是极其了不起的数字了,再加上关云山跟市区里的几个官员子弟倒腾化肥,一年下来也赚了好几万块,两厢加起来,他们今年的收入,差不多已经十万块了。

    遍数整个云泽地区,日子能有老关家红火的人,也找不出几个来。

    今年一年时间竟然挣了这么多钱,即便是以关宏达的城府,也感到有点飘飘然,在这个千元户都极为少见的时代里,他老关家手中却都已经有了十来万,这是什么概念?

    到了这个地步,关宏达心满意足,就盼着日子一直这么过下去。

    他平时也想过很多来快钱的法子,但都只是胡思乱想,有的方案根本就难以成行,但即便是他胡思乱想,也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遇到天上掉金山的事情。

    他为人精明无比,与洪光珠、柯建章两人短短的接触之后,就已经断定了一件事情:

    现在的君子兰真的很值钱!

    虽然理智告诉他,自己判断肯定没有错,但多年的生活经验还是让他难以相信这个事实,几盆花而已,过去送人都没人要的玩意儿,现在竟然成了宝贝?

    洪光珠柯建章两位买花人走后,关宏达一颗心砰砰直跳,看着关自在花棚里的一盆盆君子兰,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惊喜神色,“就这破花,能值十几万?”

    他在跟洪光珠、柯建章谈话的时候,显得胸有成竹不慌不忙,可是在两人离开之后,神经便再也绷不住,整个人浑身发软,连站立都要站不稳了。

    他被自己推断出来的价格给吓着了!

    关云山到现在还是一脸激动的神色,“我总觉得跟做梦似的,要是这些花真能卖到这个价,太爷这上百盆花,那得卖多少钱?”

    关晓军看着自己的爷爷与父亲都是一脸震撼的神色,忍不住暗暗好笑,“爷爷,这花不是咱们的啊,这是太爷的东西!卖再多的钱,那也得给太爷!”

    关宏达身子一震,忽然反应过来,可不是么,这一整个院子里的花都是关自在的,即便是卖出再多的钱来,那也都是太爷的,自己瞎激动啥?

    想明白这一点后,关宏达父子顿时都冷静了下来。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身在其中往往不如局外人看的明白,刚才他们代入感太强,下意识的就把这些君子兰当成了自己的东西,因此对这些花的价格激动万分,现在明白过来,这花即便是卖出天价来,那也是老太爷的东西后,两人的神智都清明起来。

    就如后世之人见到别人中了大奖激动的跟疯子似的,都会感到好笑,可若是自己中了大奖,恐怕也得激动的好几天睡不好觉。

    事不关己,都能说风凉话,若是落到自己头上,就很难冷静下来。

    “嘿嘿,咱们都让孩子笑话了!”

    关宏达恢复冷静之后,想到刚才激动的样子,自己也感到好笑,“怪不得有人说咱是土包子,还是见得世面少啊!”

    他走到关晓军面前,摸了摸关晓军的脑袋,笑道:“还是我大孙子厉害,他一早就说这君子兰值钱,我们以前还不信!云山,咱爷俩还不如小军这么一个孩子呢!”

    两人走到院子里,把这种情况给关自在说了之后,关自在大为诧异,“这君子兰真值这么多钱?这事儿有点邪门啊!”

    关宏达道:“太爷,我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兰花确实很值钱,到底为啥这么贵,咱们呐,就别操这份心啦,趁着价格贵,先卖了再说!万一再便宜下来,那可就错过机会了!”

    关云山道:“要不这样,俺四爷爷不是在东北么?咱们拍电报问问他这个情况,看他知道这花的价格不?要是真的这么值钱,大不了咱们自己把花拉到东北卖去!”

    关宏达反对道:“东北离咱们这里这么远,怎么拉过去?那得花多长时间?还不如包一节火车皮呢!关键这玩意儿有点邪门,万一拉到东北,价格下来了,那不就赔死了?”

    关晓军在旁边道:“爷爷,爸爸,太爷还没有说话呢!”

    关宏达父子顿时尴尬起来,他们又忘了这花是关自在的东西了。

    关自在看着关宏达父子一脸的囧样,忍不住哈哈大笑,“我都不急,你们急啥?”

    他笑眯眯的看向关晓军,“小军,你说该怎么办?我这段时间可老是听你念叨这君子兰的事情,现在人家买花的来了,你小子有什么主意没有?”

    这么大的事情,关自在竟然询问关晓军这么一个小小的孩童,这简直就是问道于盲,莫名其妙。

    虽然关宏达父子知道关自在这是故意跟关晓军开玩笑,但还是觉得太爷太过没正形,小军一个小屁孩能知道什么?

    然后他们就看到关晓军挺着小胸脯道:“当然是卖给这些人啊,咱们要是拉到东北去卖,又费力又费时间,人生地不熟的,遇到坏人咋办?爸爸又不会功夫,肯定打不过人家!”

    这个时代的治安是个极大的问题,即便是严打,也不能杜绝阴暗处发生的事情,听到关晓军的话,关云山就知道自己之前的计划根本就行不通,他一个人去东北,怎么都好,拉着值钱的东西去,还真保不齐会出什么事情。

    关宏达看向关晓军,又惊又喜,他伸手将关晓军抱了起来,“哎吆我的大孙子,你咋这么聪明?这都是你想的吗?了不起!”

    被关宏达抱着,关晓军很不好意思,腼腆道:“我也是瞎说,爷爷,你把我放下来吧,我现在可重了,别累着您!”

    关自在笑道:“云山,你看事情还没有小军看的明白,你这当爹的可要被儿子给比下去喽!”

    他对关宏达道:“就按照小军说的办,这些花啊,人家再来买,咱就谈个合适的价格卖出去,没必要拉到东北去折腾!”

    他笑眯眯的看了关晓军一眼,“小军,走,接着练拳去!”

    关云山很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心中颇为不服气,“我连我儿子都不如?”

    ps:感谢我叫浅白同学的打赏,本书有了第一个掌门,非常感谢,以后如无意外,一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