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关宏达醉了!

    在回到家后,他便跟村里的一帮后生在一起喝酒,一直喝到了凌晨,酒场才算是散去。

    “小军,爷爷把你以后娶媳妇的钱都给挣出来了!”

    在天亮后,喝醉后的关宏达躺在床上一直说胡话,当关晓军给他送茶水的时候,关宏达拉着关晓军的手,醉醺醺的一脸自豪,“我帮太爷出力,太爷肯定不会亏待我,他给我多少,我就给你存多少!等咱有钱了,爷爷就给你在城里买个院子,在院子里盖几间大瓦房,以后你就住在城里上班,娶媳妇也娶一个大学生,小军,你说好不好?”

    关晓军看着醉醺醺的关宏达,听到老人说的话,禁不住眼圈发红,差点掉下泪来。

    即便是喝醉了,关宏达还在考虑自己孙子未来的出路,可见他对自己孙子是多么关心。

    “云山呢?把你爸爸喊过来,我有话给他说。”

    关宏达喝了几口热茶,对关晓军道:“小军,喊你爸过来!”

    关晓军轻声道:“爷爷,爸爸去东北了,还没回来!”

    “哦——”

    关宏达躺在床上叹了口气,含糊不清道:“云山啊云山,唉——”

    他脸上兴奋的表情忽然收敛起来,叹了口气,沉沉睡去。

    做了这么一个大生意,自己的独子却不在场,不能分享到自己的喜悦,关宏达即便是在醉酒的朦胧之中,也还是感到极为遗憾。

    关晓军看着床上的爷爷,闻着屋里的酒气,怔怔的在屋里站了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转身走了出去。

    关宏达高兴的这么失态,不用问,这生意自然是成了。

    但关宏达在跟人谈生意的时候,关晓军并不在现场,到底卖了多少钱,他也不知道,只是通过关自在昨天有意无意的问话,他才猜出了这些君子兰应该是卖出了一百来万。

    对于卖出一百万,还是五十万,关晓军并不怎么关心,这事情只要关宏达出面了,肯定不会卖出很低的价格来。即便是卖出十万块钱,那也是一笔横财,比前世只卖出两三千块可要强多了。

    在这个年代,能拿出一百万人几乎是没有,这一百万块钱,不问可知,一定是那个政府单位拨款挪用出来的,看来对于君子兰这种东西,有些官员也动了心思。

    其实这君子兰的价格之所以后来被打压,最大的原因就是当时的政府单位参与了其中,产生了很大的经济漏洞,这才引来了有关部门的重视,给予了严厉的打击。

    关晓军懒得猜测这些钱到底来自哪里,也懒得想洪光珠与柯建章这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只要这次的买卖做成功了,钱到了老关家手里,这对他来说,那就是成功。

    至于以后真出了事情,上面追查也追查不到关宏达身上,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又不犯法。

    关宏达这次醉的很厉害,一直到了次日,酒劲才完全下去,他酒醒后不敢耽搁,直接跑到了关自在家里,将一个存折递给了关自在,“太爷,一百万,我都给您存在这个折子上了!您是不知道,在提款存钱的时候,银行的小姑娘那眼神,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算盘都拿不稳了!连何喜天那个家伙都惊讶的不行。”

    何喜天是云泽市建设银行的行长,跟关宏达是老熟人,这次卖花交易成功之后,关云山照顾熟人,因此将钱全都存在了建行里。

    “你自己拿着吧,取出十万块为村里拉电,其余的都给小军留着!”

    关自在看了关宏达手中的存折一眼,根本就不怎么在意,“我前天问小军有钱了做什么,那孩子说,有钱先给村里拉上电。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好,宏达,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找人,把咱们村里给供上电。”

    关宏达拿着存折感到极为烫手,“太爷,这么大一笔钱,还是您留着吧,等用钱的时候,我再来您这里取得了,这存折放在家里,我都不知道放哪里好!放箱子里,害怕给老鼠啃,放盒子里怕被人偷,这两天这个存折我过一会儿就拿来看看,过一会儿就拿来看看,我都快魔怔了我!”

    关自在哈哈大笑,“你也就这点出息!”

    他摆了摆手,“留着吧,这钱我根本就用不着,我自己的钱都花不完,我要这干什么?我看小军虽然小,但是很有想法,以后等孩子长大了,这钱就给他用。”

    关宏达还是有点抗拒,“小军这么小,现在还不到花钱的时候……”

    “怎么这么不痛快?”

    关自在道:“让你收着你就收着!你这几天就跑一下拉电的事情,顺便啊,要是有空的话,把咱们村附近的路都好好修一下,不用花太多钱,但起码得弄平整,不然阴天下雨的,坑坑洼洼,实在不好走!”

    古时候有良心的富裕家庭,不是修桥铺路,就是赊粥救灾,关自在深受传统文化影响,有钱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把附近的路给修整一下。

    这个年代修路,其实也花不多少钱,又不是修公路,其实只是稍稍平整一下,再挖条沟而已。

    在冬天找一帮闲散劳力,熬白菜放肉块管够吃饱,这些在冬天闲的难受的村民,就算是不要钱也乐意干。

    谁都想多吃点好的,有这样吃肉的机会,谁都不愿意错过。

    听到关自在说要修路,关宏达毫不犹豫的就点头答应,“太爷,其实我早就想这么干了!我的砖窑厂出砖的时候,就怕路不好,我之前带着村里人修过一段,但还有一段路没修好,等冬天的时候,我再带人修一下,这样大家都方便!”

    “不过拉电的事情,我感觉有点不太好办,这事情需要打报告,还要乡里批准,好像还得跟电厂的什么人打招呼,里面的门道我也不懂,现在管电的人架子都很大,人家不一定会理会咱。”

    这个年代管理电路的人,一个比一个牛气,你就算是有钱,人家都不鸟你,说给你停电,立马就停,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好烟好酒的伺候着,说尽好话后,人家才勉为其难的将电闸推上。

    这里面的事情关宏达有所耳闻,为村里通电的事情,他是一点把握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