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袁令旗来到关晓军家里的时候,脸色有点尴尬,对关宏达道:“大爷,我这两天也想过了,去东北干工程,总觉得有点不大靠谱,而且云山哥要是跟我去的话,你们家窑厂上的生意也确实有点耽误了,我干工程这点钱,不算啥,要是耽误你们窑厂的生意,那就太对不住你们了!”

    他刚进门,就知道了关宏达喊他过来的意思,不等关宏达说话,他自己先表态了,“云山哥跟我去东北太不合适,又挣不多少钱,这件事我准备先缓一缓再说,东北的工地我先推掉,等合适的时候,我再来找云山哥。”

    关宏达见袁令旗这么知情知趣,反倒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令旗啊,不是叔叔拦你,可你想过没有?去那么远的地方,挣钱还是小事,那么多的人去工地,安全方面怎么解决?万一有谁有个好歹的,你担得起吗?人在外地,做什么事都要小心点,现在虽然说国家太平,太平归太平,有的地方依旧很乱啊,叔叔实在是担心你们的安全。”

    袁令旗笑道:“叔叔说的对,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反正我这只是说一说而已,这事情还没敲准,我还可以推掉。”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关晓军从门口经过,好奇问道:“令旗叔,我听说你要去东北干活去,还要和我爸一起去吗?”

    他不待袁令旗回答,继续说道:“干嘛要跑那么远啊?我听说东北那里还有狼,还会吃人,可吓人啦!”

    他看向关宏达,“爷爷,为啥不在咱们云泽干活?我听爸爸前两天说,好像咱们村后的大河,要修大桥,为啥不让爸爸他们干这个?”

    关帝庙村后就是一条河,名叫红旗河,之前叫什么名字关晓军不知道,但是建国后,这条河就改名叫做红旗河,在水大的时候,河面上经常跑船,现在河水越来越浅,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船只了。

    这条河不算小,差不多有三百多米宽,以前附近修过一个大桥,不过修桥的人贪污,把桥的宽度缩小了一半,还有点偷工减料,后来被查出来后,这修桥的主事人就被毙了,所以这条桥的质量问题很令人担忧,平常骑自行车还好,大车经过的时候,整个桥都在晃动,很是吓人。

    可就这么一条桥,距离关帝庙村差不多也有三里多地,平常时候若想去河对面,那就必须要到附近的一个村子绕行才可,非常的不方便。

    有鉴于此,这段时间关宏达当了副乡长之后,就开始向上级反映这个问题,希望上级部门解决一下周边群众出行困难的问题,顺便将危桥拆除,不然可能会出现重大事故。

    这修桥可不是小事,那可是上百万的大事情,市里不可能一下子批复,自从关宏达反映这个问题之后,一直过了半年多的时间,上面才透出想要修建的意思来。

    如果关宏达不当副乡长,那么按照原有的轨迹,红旗河关帝庙大桥,至少要后延十多年才会出现。

    而修建的原因并不是为了解决群众困难,而是上上级领导来云泽地区视察的时候,突然临时起意,来关帝庙村看望关自在,而在经过那条危桥的时候,小汽车竟然陷进了桥面上出不来,钢筋把轮胎都扎破了,车子半个身子都掉进了桥下,差点全都漏下去。

    上级领导大怒,挣扎爬出后,将云泽地区陪同视察的领导班子骂了个狗血淋头,让一群人脸面大失,整个云泽地区都丢了好大一个人。

    然后新桥就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修建了起来,不到两个月便即完工,只不过工程有点赶,桥面修的不太好,每年都要修补。

    现在因为有了关宏达这么一个提议,修桥的动作提前了十年不止,这要是能承包这座桥的轻工,对袁令旗的小工程队来说,那将会是比去东北还要赚钱的大活。

    工程包工中,有金桥银路草建筑的说法,修桥的利润最大,即便袁令旗只是小包工头,包的只是轻工,那他也能从中赚上一大笔钱,但前提是,他能进得去。

    眼睛盯着这座桥的人可不是一家,袁令旗无权无势无人脉,能进入这个工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关云山不一样。

    “嗨呀,我的乖孙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关宏达听了关晓军的话后,眼前一亮,看了对面的袁令旗一眼,“令旗,想不想试试?不过这次必须要垫资了!”

    袁令旗又惊又喜,“关叔,这……这工程咱们也能进得去?盯着这桥的人肯定有不少啊!”

    “怎么就不能了?”

    关宏达道:“咱们又不是承包这座桥,咱们只干轻工,算是分包人工,他们为啥不给我们?”

    袁令旗有点不明白,“那他凭啥分包给我们啊?给他们自己人不行吗?”

    关宏达似笑非笑的看了袁令旗一眼,“令旗,你小子不老实啊!这事情,你会想不明白?”

    他嘿嘿笑道:“这桥是在哪里修?是在咱们村头修建的!既然在咱们村头,这修桥的人工就得给咱们来干,就算咱们不干,他们也会主动要求我们来做,否则他们不放心啊!”

    这个年代,但凡有什么工程从乡下农村里施工的时候,一般都会与当地村民展开合作,聘请当地的村民在工地上做做小工啊,看看大门啊,打扫打扫卫生啊,有些小零工都交给附近的村民去做,工钱也一分不少。

    这已经成了施工方的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在那里施工,就要与那里的本地居民搞好关系,否则工程队根本就干不下去。

    此时的村民,很多人手脚都不太干净,如果工地上不用他们的话,那么偷窃破坏的事情将会一桩桩的接连发生,正常施工都不能进行。

    曾经有的施工队在乡下施工时,一夜之间,脚手架的钢管被人偷走好几车,其中的铁铐子丢失的更是数不胜数,每天都会有收破烂的人去附近村里收钢管铁铐子等东西。

    有时候钢筋他们也会偷,牛皮毡也会偷,扫帚也会拿走,就连水泥袋子也不会放过,甚至连铁钉子都会一根根给你捡走。

    对于这样的事情,工程队根本就没有好的办法,报警的话,警察也不好处理,地方上的事情非常扯淡,如果当地村民不配合的话,民警也不好查处。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情,没必要黑着脸严查,一般都是不了了之,而且还不能抓人,抓人的话,往往会激怒整个村子,到时候更不好办。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跟当地村民展开合作,主体工程他们来搞,至于轻工分包或者干小工的活,那就给附近村民来搞,算是换一个安稳。

    现在政府如果在关帝庙村附近修桥的话,那么关于这座桥的人工承包问题,第一个询问的就应该是关宏达,只要关宏达张口,袁令旗就有很大的可能将整个桥梁的轻工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