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八九十年代的官员们,比三十年后的可要蛮横多了!

    他们个人的意志几乎完全凌驾于当地的法律之上,将权力这种东西体现的淋漓尽致。

    在后世的电影电视中,反派人物经常有这么一句作死的话:“王法?我就是王法!”

    然后下一秒,就会被主角弄死了。

    但是在这个时代,将这句话反派的话安在地方领导头上,或者说,大部分地方领导头上,绝对错不了!

    他们真的就是王法!

    决策拍脑袋,蛮干拍胸脯,出事拍屁股,这样的三拍干部多的数不胜数,官僚习气极其严重。

    就像关云山在干工程遇到的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是这种习气下的产物。

    很多人做事情都是想当然,出问题那也是手下失察,与他们无关。

    关云山正在院子里咒骂呢,一转眼看到了关晓军,顿时收敛了怒气,“小军,你回来了?考试考的怎么样?”

    关晓军笑道:“肯定没问题啊!我的成绩你还不知道吗?”

    关宏达很是高兴,“还是我孙子厉害!来,刚冰好的西瓜,快来吃点吧!”

    院子里柿子树下的石桌上摆着杀好的西瓜,红瓤黑子,都泛沙了,光是看就给人一种香甜的感觉。

    关宏达说的冰西瓜,并不是在冰箱里冰冻,而是把西瓜捆在袋子里放到了井水中浸泡,一般一个小时左右再拿出来时,就冰的差不多了。

    关晓军吃了几口,看向关宏达,“爷爷,我姐呢?”

    “在屋里看电视呢!”

    关宏达拿着大蒲扇为关晓军驱赶苍蝇,“哎,这电视买来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搞的现在的孩子有空没空都跑咱们家看。看电视倒是没啥关系,可要是影响学习那就不好了。”

    自从村里通电之后,关宏达便托关系让人买了一台十七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花了好几百块钱,当时虽然也有彩电,但实在是太贵,也很难买到,最后只买了一台黑白的。

    这电视一买来,整个村子都轰动了,很多人都跑来看稀奇。

    当时刚通电的时候,村里人因为电灯太亮,都有点不适应,有几个小孩子在晚上一个劲儿的拉灯绳,看着电灯泡一会儿灭一会儿亮,都感觉很稀奇,直到把灯泡玩坏了,才肯罢休,当然最后肯定被揍一顿。

    连电灯泡他们都这么好奇,电视那就更不用说了。

    每天来关晓军家里看电视的人都挤满了整个院子,有时候就算是好长一会儿没信号,电视上只有雪花没有图像,可即便是看着电视荧屏上的雪花,大家也都看的津津有味。

    这种挤在一起看电视的情形一直持续了好几年,现在村里人也有点钱了,有人家也攒钱开始买电视,来关晓军家里的人已经少了很多。

    不过因为关晓军家里最近又换了一台彩电,村里的很多孩子还是都喜欢来他家看,毕竟彩电比黑白的要好看多了。

    如今兴起一种彩色塑料纸,将这种塑料纸贴在黑白电视的屏幕上,这样一来,黑白电视就有那么一点彩色屏幕的效果了。但这只是骗骗自己的眼睛而已,与真正的彩色电视的荧屏还是不能比的。

    关晓军吃了几块西瓜后,走进堂屋,就见关阳正坐在屋里的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盯着桌上的电视,面前桌子上西瓜都不吃了。

    电视上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三人,正在车迟国的三清观里往盆盆罐罐里撒尿,关阳看的哈哈大笑,身子前仰后合。

    她现在十五岁,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个头比此时的关晓军还要高出一公分,是学校里女排队的主力,非但是排球打得好,就是其余的体育项目也都非常拿手,在女子运动会上拿了很多第一名,铅球扔的比体育队的男生都要远。

    关阳平日里在外面很注重形象,可是一到家里,那就什么形象都不顾了。此时穿着短裤,一条腿盘在沙发上,一条腿耷拉着,脚尖还勾着一只拖鞋,西瓜子被她吐得一桌子都是。

    “哎哎哎,形象,注意形象!”

    关晓军看了关阳一眼,“你这样以后怎么能嫁出去啊?长这么高,又这么不注意,看以后谁敢娶你!”

    关阳扭头看了关晓军一眼,“嘁,管着吗你?考完了?”

    她冲关晓军招了招手,鬼鬼祟祟的看了屋外一眼,小声道:“现在游戏机都已经买好了,咱们真要开业啊?”

    关晓军笑道:“这不废话么?准备了这么长的时间,肯定要开业啊!”

    前段时间,关自在晚上领着关宏达父子,从老院子里的老水缸下面挖了一箱子金条,然后让两人把金条偷偷带回了家。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老人家开始将自己的家底一点点往关宏达家里转移,而关晓军就是他家产的继承者。

    关晓军知道后,特意用胶泥混着铅块做了两根假金条,然后从箱子里掉包了两根真金条,然后交给了关山虎,让他出头,在市区里盘下了个店面,就为了开设一处游戏厅。

    此时的关山虎虽然只有十七八岁,但在整个云泽地区的地下组织中,当真是威名赫赫,连本地的几个小头目都得让他三分。

    这家伙打架不要命,非常横,身手更是厉害的不像话。

    上一年他刚到市里上学,就因为一名小混混招惹了他,他把整个云泽市里的小混混都打一遍,连他们的首领都不放过,最后把最大的头目打个半死,倒拽着腿拖行了半条大街,嘴巴子的皮都磨没了。

    从那以后,整个云泽市里的小混混人都怕这只疯虎。

    现在他拿金条要本地混社会的人帮忙买游戏机,当地的几个有能量的老大只好捏着鼻子帮他把这件事给办了。

    倒不是这些人真拿关山虎没办法,但是关山虎后面还有关云山与关宏达,这就有点难办,因为关云山在市里的一些朋友真要是想拿他们,其实也就一句话的事情。

    而且就算是关宏达父子的面子不行,还有庞文海的名头撑着呢。

    关晓军的姑爷爷庞文海,如今刚出狱,依旧是当初的火爆脾气,动不动就要把谁锁到尿桶上去。

    他几十年不回来,都成了云泽地区的传说人物了。现在回来后,说句话依旧好使,道上兄弟,谁都得给这老爷子几分面子。

    有这些人在关山虎后面罩着,还真没人敢动他,好在平常时间,关山虎其实是非常安静的一个人,只要没人招惹他。

    现在关晓军想趁机发点小财,准备开游戏厅挣点快钱,这就要用到关山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