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申大鹏抱着尝试的心态,把一小碗液体灌入了苏酥嘴里,虽然有不少溢了出来,但是没过两分钟,苏酥竟真的逐渐停止了放荡的动作!

    最后在孙大炮子一碗凉水泼在脸上后,直接惊呼一声坐了起来,看那眼中的清明之色,应该是没事了。

    “你混蛋……”

    苏酥之前虽然昏迷,可也是半醉半醒之间,自己做了多么难堪的事情也还有些记忆,再看到被这么多人围着,顿时羞愧难当,站起身来就给申大鹏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一下,不止申大鹏被打的茫然,在场的其他人也都蒙。

    “你疯了?打我干什么?我辛辛苦苦救了你,要不然你早就被人给糟蹋了,真是好心没好报。”

    申大鹏揉着火辣辣的脸颊,暗叹苏酥这小妞打人也太狠了吧?闹着玩都下死手?不过看苏酥杀人的眼神,并不像是在闹着玩。

    “你个混蛋,明明是你想要占我便宜,那两个有钱人都是你的朋友吧?看你好几次去我家喝羊汤,都是盯着我看,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不要脸,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苏酥也不再给申大鹏解释的机会,更是不顾形象,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你这丫头,你……”

    申大鹏被气的无言以对,无奈的叹了口气。

    林筱凝却轻轻将他拽到了门口,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别说话了,越描越黑,先出去吧,我跟她说。”

    申大鹏被扇的脸颊还是滚烫,哪里还有心思与苏酥说话,暗骂好心没好报,好人不能做,便摇着头走出了房间,孙大炮子也是跟着一同出来了。

    “鹏哥,这小妞不一般啊,居然连你都敢打?还有啊,跟你一起来的那两个美女也正点啊,你看那个还穿着睡衣呢,刚才你们……嗯?哈哈。”

    孙大炮子浮想联翩,一脸淫荡又浮夸的坏笑,结果却换来了申大鹏鄙夷的白眼。

    过了一会,苏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直接走到申大鹏面前,红着脸低着头,“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

    闻言,申大鹏倍感意外,这小妞居然服软了?

    看着门口的林筱凝,更是诧异,这才几分钟,林筱凝真的把事情解释清楚了?难道她身上有什么魔力?

    不过,苏酥能够认错,他也还算欣慰,至少自己这个好人没有白做,轻摆了摆手,“对不起就不用说了,你要是有心,就给我买点药吧,你看这一巴掌给我扇的,到现在脸上还火辣辣的疼着呢。”

    “啊,我……这就去买……”

    苏酥当真,正要迈步出去,却听到身后几人的笑声,这才反应过来,申大鹏是在跟她开玩笑,顿时脸上泛起了羞涩的笑容。

    几人正轻松大笑的开心,厂房的大门却被人强行踹开了。

    “特么的,谁不要命了,赶来我这里闹事?”

    孙大炮子冲过去刚要骂人,就畏畏缩缩的退了回来,“鹏哥,是,是,是条子……”

    条子就是警察的意思,不过却是混混口中的‘爱称’。

    “你们谁是申大鹏,站出来,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一名皮肤黝黑,痞里痞气的警察指着院落里的人大喊,这浑身的痞气,比孙大炮子还像混混。

    申大鹏前世就当过协警,探头看着十几个警察,一眼就认出是协警,于是不慌不忙的站了出来,“我就是申大鹏,你们凭什么要我接受调查?有证件吗?”

    “这是我的证件,看仔细了。”

    警察把证件按在申大鹏眼前,想来这小孩也不知道警察和协警的区别,另一只手从腰间摘下来手铐,欲要给申大鹏带上,“有人报案,说你参与了一件重伤害的斗殴案件,希望你配合一下,别自讨苦吃。”

    “别自讨苦吃?你什么意思?还想打人不成?”

    申大鹏还未说话,一旁的林筱凝已经看不下去了!

    申大鹏明明是为了救人才动手的,若不是申大鹏去的及时,苏酥这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早就被朱家两兄弟给糟蹋了。

    “不反抗,我们就客客气气的,若是想自讨苦吃,我们也没办法。”

    身后的十几个警察,有的手里攥着橡胶警棍,有的则是握着电棍,似乎就等着申大鹏反抗,才能好好教训他一番。

    “你们身为警察,怎么能胡乱抓人?我身边的苏酥才是受害者,朱家那两兄弟才是坏人……”

    林筱凝的话未说完,就被带头的警察给打断了,“小丫头,你给我闭嘴,我警告你,最好别多管闲事,不然把你一起带回去调查。”

    林筱凝一愣,是真的生气了,冷笑着说:“好啊,你等我打个电话,看看你能不能把我带走。”

    说着,拨通了二叔林墨寒的电话,“喂,二叔么?我在青树县,有几个警察拿着警棍围着我,说要把我带到警局调查……”

    “今天我就等着你,我就看看,县里下达的命令,谁敢违抗。”

    带头的警察吊儿郎当的撇着嘴,一脸的不屑,正说着,手机就响了,“喂,徐局……”

    带头警察的语气瞬间变得谄媚,“是,是,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之后,脸上表情有短暂的凝滞,随后赶忙跑到林筱凝身边,讨好的说:“对不起,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带着人灰溜溜的撒腿就跑。

    “我靠,什么套路?这些条子吃错药了?”

    孙大炮子眼看着自己最害怕的警察居然如此狼狈的离开,再望向林筱凝的眼神中,不由得带上了几分忌惮。

    申大鹏没觉得有什么意外,他早猜出了林墨寒的身份。

    倒是林筱凝还以为申大鹏会好奇的问东问西,可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申大鹏竟然异常冷静,什么都没问,不由得好奇,申大鹏是成熟呢,还是压根就是个学生,不关心这些?

    公安局的局长办公室,朱淳正对着坐在办公桌前的一个刚毅男子哭诉:“徐局,你看申海涛他儿子动手打人,把我儿子和侄子都给打了,我侄子现在还在手术室里没出来呢,这怎么说收队就收队了?不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