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陈克斌刚刚回来,就被这几个带头的围住了,拥挤之下自然免不了磕磕碰碰。</br></br>    脚下锃亮的皮鞋被踩瘪了,身上的呢子大衣也不知被谁给扯破了,模样极为狼狈,顿时心里不知怎地泛起了阵阵邪火,脸‘色’逐渐难看起来。</br></br>    “招商引资和工业园区的事情也不是县长提议的,是曹书记提议并一手监督执行的,至于拆迁时给你们的许诺,是县长对你们说的吗?再说了,前期你们不是也得到了一些补偿款,所以才心甘情愿签了拆迁占地协议,现在开发商跑了,你们这么冲着县长嚷来嚷去,是什么道理?”</br></br>    也不知是哪个不开眼的官员,是好意维护县长,但却没分个场合,三言两语的几句话,瞬间又点燃了群众的不满。</br></br>    “‘混’账东西,你说的这是什么屁话?没有他的干预和许诺,我们会轻而易举的在协议上签字吗?什么书记,什么县长,我们是平头老百姓,不知道谁的主意,但你当县长的就这么推卸责任吗?”</br></br>    场面的撕扯愈发‘激’烈,陈克斌在群众的围困之下显得狼狈不堪,幸好朱淳派了巡警大队的人来保护,及时阻隔了老百姓与几个官员的距离。</br></br>    不过阻隔的过程中免不了会有肢体接触,一时间,广场又沸腾起来。..</br></br>    “大家安静,大家不要吵,听我说……”</br></br>    刘洪顺之前与群众的沟通还算不错,若不是陈克斌回来说了这堆不负责任的话,估计场面也不能如此‘混’‘乱’。</br></br>    而且万青几个领头人还觉得刘洪顺为人不错,最起码没说什么不负责任的屁话,之前还不停穿梭在人群中做着每个人的诉求记录,所以听到刘洪顺的喊话,倒是摆摆手让身后的众人停止了吵闹。</br></br>    “大家听我说,没人要推卸责任,刚刚说话的人也是的确不清楚其中的原委,大家应该也都知道,陈县长在咱们县里干了一辈子的基层工作,就算退休了也是在咱们青树县退休,他怎么可能会对治下的广大人民群众不负责任?”</br></br>    “屁话,你刚才没听到他们说的话?明明就是要推卸责任,让我们去找曹书记?我们上哪找?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br></br>    人群中有人直接连脏话都毫不客气的骂了出来,尤其最后一句最为经典。</br></br>    “对,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br></br>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br></br>    “大家别吵了,听我说。..”</br></br>    刘洪顺喊的嗓子都已经沙哑,感觉嗓子里面都要冒烟了,想喝口水又找不到,只好随手在地上捡起来一块稍显干净的雪团,硬生生塞进了嘴里,“我知道大家为房子的事着急,陈县长也着急,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着急,谁都不想出这种事,但事情已经出了,咱们总得想办法解决吧?”</br></br>    吃了一团白雪之后,觉得嗓子舒服了一些,声音也大了点,“你们要找曹书记不是吗?我们刚才已经打电话联系了,曹书记已经在回县里的路上了,很快,很快就会回来解决问题的。”</br></br>    “请大家一定要相信政fǔ,政fǔ是做什么的?是服务老百姓的,如今大家的房子没了着落,不也得靠着政fǔ来解决?要是你们谁一不小心把陈县长给打伤了,那肯定是要吃官司的,一会儿曹书记来,你们还能见到了吗?那最后谁来解决问题?”</br></br>    刘洪顺一番话虽然啰嗦了些,但也是张弛有度,恰到好处,一时间倒是把还想要动粗的人给糊‘弄’傻了,就算被陈克斌气的双拳紧握,却也不敢再上前动手。</br></br>    “你,你,还有你……我刚才之所以找你们几人,是觉得你们应该能代表大家的意思吧?我现在集中登记你们的诉求,然后统一呈报给陈县长和曹书记……”</br></br>    刘洪顺扯着嘶哑的嗓子安抚人心,却没注意到一辆黑‘色’的奥迪100早已缓缓驶来,停在了广场周围,直到车‘门’打开,才有人注意到。</br></br>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曹新民推开车‘门’走了下来。</br></br>    “我是县高官曹新民,棚户区改造是我的提议,招商引资是我的政策,你们受了什么委屈跟我说,只要查证属实,我替你们一一解决。”</br></br>    曹新民身子笔直,眼中闪着鹰锐之‘色’,哪怕面对攒动的人头,也是不卑不亢,声音洪亮。</br></br>    众人一看县高官都来了,还是如此正义凛然的模样,而他们也不是真心想要闹事的胡搅蛮缠之人,场面顿时安静下来。</br></br>    几个带头的原本还在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但说到底还是为了能够解决问题,再加上县高官不怒自威的站在面前,也是有些胆颤,倒是起身打扫了身上沾染的雪片,又整理了衣衫。</br></br>    “要解决问题是吧?行,你说怎么为我们老百姓做赔偿吧!”</br></br>    南屋屯的万青也同样挣脱了郭磊的束缚,十分讲究的正了正衣衫。</br></br>    “对,万大哥说的对,你们先说说怎么赔偿……”</br></br>    其余几个刚刚与城管撕扯扭打在一起的领头人也纷纷附和。</br></br>    如此一来,有了这几个人出头,广场其他胆子稍小的人,顿时都老老实实回去吃盒饭了,有些丢掉了盒饭的人,那就只能看着地上冒着热气的饭菜咽口水,毕竟从天不亮就来广场聚集,到了中午可是水米未进。</br></br>    “派人再买些热乎的盒饭给大家送来,还要带保温杯的热水,从我个人的工资里出。”</br></br>    说着,曹新民从兜里掏出来几张百元大钞,递给了一旁的刘洪顺。</br></br>    申大鹏看着,不由得在心中暗暗感叹,这可真是收买人心的好手段,书记自掏腰包给老百姓买水买饭,那这些闹事的人怎么还有脸面继续胡作非为?</br></br>    果不其然,当刘洪顺离开之后,就算饭菜、热水还未到手中,广场上已然寂静无声,有几个心软的大娘,更是眼泪大眼圈的感恩戴德,大有一副再酝酿一会就要喊叫‘青天大老爷’的架势。</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