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郭怀林这人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才干,但好在也是个两袖清风的好官,谈不上做了多少造福于民的好事,不过这一辈子都在勤勤恳恳的工作。..</br></br>    只要是组织上的安排,他也都会任劳任怨的尽最大努力完成。</br></br>    如今马上退居二线了,却还要被新来的曹书记点名扛雷,自然也是心有不甘,手中钢笔往桌上一丢,猛地站起了身子。</br></br>    “建造大型工业园区是县里一致通过的项目,也是领导说要加快进程,我只是按照县委决议一路绿灯而已,有什么错?现在占地的开发商出事了,我就成了罪人了?”</br></br>    郭怀林声音提到了嗓子眼,喊得脸红脖子粗,见众人都不说话,倒直接破罐子破摔。</br></br>    “我马上就要退了,你们想要拿我顶雷?没门!大不了把我免职,随时随地可以调查我!从我担任建委主任开始,不,从我进入县府开始调查,看我郭怀林有没有拿过别人的黑钱?看看这个项目我捞到一个子儿没有?就开发商逃跑这件事,我是按照组织决定办的,我没有任何解决办法。”</br></br>    大喊大叫的宣泄完,似乎也觉得自己做事有欠妥当,为了避免尴尬,直接倒退几步依在墙角,猫着腰,捂着心口窝,“哎呀,我心脏疼,心脏病犯了,哎呀……”</br></br>    面对着情理之中,却又预料之外的场面,曹新民真是瞠目结舌!</br></br>    他怎么也没想到,堂堂青树县建委会的主任,竟然如此为老不尊。..</br></br>    “快带郭主任去医院看病吧!”</br></br>    待得郭怀林被秘书搀扶离开之后,曹新民则是面色阴沉的看向陈克斌。</br></br>    “陈县长,虽说你马上就要退休了,但之前招商引资的时候还是认真负责的,可以看得出来,你的确是想为咱们青树县的老百姓做点好事,做点实事的,现在老百姓遇到了困难,你总不会只眼睁睁的看着,也不帮忙想办法吧?您是我们要学习的老一辈革命家,有些人倚老卖老,装病耍浑,您应该不至于吧?”</br></br>    不管曹新民是阿谀奉承也好,曲意逢迎也罢,总之现在一顶大高帽已经扣在了陈克斌头上,他是想摘也摘不掉了。</br></br>    更何况,陈克斌压根就没想着对此事置之不理,他在青树县待了一辈子,始终不遗余力的想着造福县里的老百姓!</br></br>    大到县里的修桥修路,小到农民的防洪防旱,他基本上都是亲力亲为,现在马上就要退休了,又怎么忍心看着老百姓受苦?</br></br>    但这件事摆明了得有人站出来,既要不怕得罪人,还得不怕引火烧身!</br></br>    陈克斌环顾会议桌前围坐的十几个人,往常都是春风拂面的潇洒倜傥,如今却都像是霜打的茄子,蔫吧着一句话也不说,甚至连抬头与人对视的勇气都没有。..</br></br>    “哎!”</br></br>    陈克斌不由得叹了口气,正愁眉不展之时,忽地灵光一闪,想起之前去市里开会,市长曾经提到过,城管局是新建立的部门,为了避免与其他部门产生权力重叠,必须加快城管队伍的正规化和职能明确化。</br></br>    “各位可还记得上次县常委会的时候,我转达了市里的想法吗?市里觉得城管管违法建筑,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建议并入建委统一管理,之前咱们也曾讨论过这个问题,但由于一些实际困难便搁置了!”</br></br>    “现在,我提议……”</br></br>    陈克斌停顿片刻,微微一笑,“现任城管局局长申海涛同志,兼任建委会副主任职务,这样也方便为民办事。”</br></br>    曹新民刚开始也没听明白,不知道陈克斌到底想干什么,听到现在才算听出问题所在。</br></br>    众所周知,陈克斌和申海涛有些不太合拍,如今陈克斌突然建议提拔申海涛,可能说不上没安好心,但绝对有自己的小九九,存有私心。</br></br>    “申局长年轻有为,不像我们这些老家伙,早已经没了当年的冲动,大家想想看,城管局刚刚成立没多久,申局长雷厉风行一系列举动过后,城管局内部同志关系坚不可摧,所治理管辖也是面面俱到,这说明了什么?有能力,有魄力。”</br></br>    “像申局长如此一般有干劲的年轻人,现在可不多见了,我觉得他最适合兼任建委会副主任的职位,并且也应该有办法解决烂尾楼的事情!”</br></br>    陈克斌面带微笑,曹新民却是淡漠,不知该如何回复。</br></br>    当初他也调查过申海涛,知道申海涛能坐上城管局的位置,也是实属偶然,虽然说申海涛在解决罐头厂占地等问题上有过独到的见解,但是这也提拔的太快了吧?</br></br>    对于陈克斌的建议,会议室内再一次陷入了沉寂当中,曹新民也是不置可否。</br></br>    “这件事情涉及到人事任命,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解决的,咱们还需要仔细讨论一下。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儿吧,大家都回去想一想烂尾楼事件的解决办法,也考虑一下陈县长的建议,咱们明天常委会再讨论。”</br></br>    曹新民并没有直接表明态度,是因为他的确没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但不知为何,却忽然也想看一看,申海涛到底有没有能力把这个难题解决好……</br></br>    大舅升官的喜气还未消散,申海涛的任命便已经下来,这也算得上是双喜临门。</br></br>    大舅本想要请客,但小姨跟着小姨夫去了家里拜年,表姐也开学了,大舅妈继续跟着到市里陪读,小舅显然还因为过年刘天硕放鞭炮受伤时,大舅说的那几句话而生气,连电话也不接。</br></br>    一家人无法聚齐,请客的事情也就作罢,最后大舅只能提着一瓶好酒到了申大鹏家里,随便几个家常菜,便算是升官的喜宴了。</br></br>    “海涛,真的要恭喜你了,你的任命已经下来了,县建委会副主任,这次可真是步入县领导的行列了,来干一个。”</br></br>    刘洪顺高举酒杯,不顾申海涛的躲闪,强硬碰了碰杯,足足半杯五粮液,一饮而尽,看得申海涛心疼不已。</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