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申副主任吧?哎呀,误会,误会呀,我跟李铁也不熟悉,根本不知道他做了这些愚蠢事情,他这个混蛋没伤到您吧?您的家人……也都还好吧?”</br></br>    周成民也没见过申海涛,不过看屋子里的所有人,也就只有申海涛是一副领导模样,这才赶忙过来赔礼道歉,不过看到申海波浑身是血,还以为是刚被李铁打的,更是腿脚发软,赶忙跑了出去。..</br></br>    不一会回来的时候,原本空落落的手里却提着一个箱子,把申海涛拽到了一旁,打开之后,明晃晃的百元大钞展露出来。</br></br>    “申主任,受伤的是您弟弟吧?”</br></br>    见申海涛点点头,周成民这才继续说道:“我实在不知道李铁下手这么狠,居然把您弟弟给打成了重伤,这点钱算是给兄弟看病用的,如果不够,我明天再给您凑……”</br></br>    此时的李铁彻底傻了眼,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是什么主任,看周成民谨小慎微的样子,估计还得是能掌握他命运的人,再想想自己之前做过的事、说过的话,双腿忽然觉得没了力气,差点瘫倒在地,幸好被虎子扶住了。</br></br>    “不必,用不了这么多。”</br></br>    申海涛看着一沓沓的百元大钞,少说也得有二十万,却丝毫不为所动,摆手拒绝,“你把这些破烂事情处理好就行了,医药费、工资、一分都不能少,但是多的钱,我也一分不要。..”</br></br>    “申副主任,这钱您要不收,我哪敢走哇……”</br></br>    周成民把装着百元大钞的箱子硬生生往申海涛手里塞,后者却是猛地甩开了手臂。</br></br>    “你有完没完?我们已经很累了,没时间听你啰嗦,这破烂事情你到底能不能解决?不能解决我回单位解决……”</br></br>    申海涛上位者的威严彻底展露,面色正凛。</br></br>    “能能,申主任你放心,我肯定处理的妥妥当当,既然你们累了,那我这就离开,你们快歇着吧,歇着吧。”</br></br>    周成民还担心自己带来的钱不够,没想到申海涛竟然根本就不要,而且以他多年经商练就出察言观色的能力,他能够看得出申海涛眼中没有半点贪婪之色,是真的不想要这钱,所以也只能感恩戴德的大步离开,临走还冲着李铁冷哼一声。</br></br>    李铁则是吓得浑身发抖,生生被十几个人搀扶着、拖拽着离开了申家,或许这辈子,他都不敢再来申家了吧。</br></br>    周成民和李铁一伙人已然离开了有半刻钟时间,可房间里还是保持着异常的安静。..</br></br>    除了申大鹏和刘凤云之外,奶奶、大姑、大姑父、小姑、小叔,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申海涛身上,好像还处于恍惚之中,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br></br>    “海,海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个周成民可是县里的开发商,李铁都怕他,咋会对你那么客气呢?”</br></br>    大姑见过周成民,那可是跟镇长都称兄道弟的人,在平水镇也算是风光无限,怎么面对着申海涛,就变成这幅摇尾乞怜的模样了?</br></br>    “这……其实,我早就不在公安系统工作了,我现在是县城管局的局长,也是县建委会的副主任。”</br></br>    申海涛也不好再有所隐瞒,只得将自己已经升官的事情告诉了家里人,倒也不是为了炫耀,只是想让家里人心安。</br></br>    “好,好呀,海波的事解决了,海涛也升官了,这可都是喜事,不多说了,我去给你们包饺子去,好,好呀。”</br></br>    奶奶口中念叨个不停,起了身子就要奔厨房去,经过申海涛旁边的时候,却是被申海涛一把抱住了。</br></br>    “妈!这些年,你辛苦了。”</br></br>    申海涛看着母亲已然银白的发丝,再看着一颗颗暗黄的老年斑,真情流露,声音不免有些微微颤动。</br></br>    “哎,乖儿子,乖,我去给你们做饭,你去弄点温水,给海波擦擦身上的血渍,你们兄弟俩也好多年没说过话了,一切,也该过去了。”</br></br>    奶奶的声音不大,但却满满透露着温柔,慈祥目光不停在申海涛、申海波兄弟俩身上流转。</br></br>    “哎,我这就去……”</br></br>    “还是我去吧,你和海波好好聊聊吧。”</br></br>    大姑父用力拍了拍申海涛的肩膀,“亲兄弟俩,哪有解不开的结,就像咱妈说的,都过去了。”</br></br>    说完,便出了房间,其余几人也是有意给他们兄弟俩独处的空间,皆是选择退出房间。</br></br>    申大鹏是最后出去的,看着父亲与小叔俩人静静并肩坐在炕沿,虽然都没有说话,但明显小叔眼中之前的冷漠已经消失不见。</br></br>    “有兄弟,真好!”</br></br>    申大鹏心中暗念,缓缓将房门关上,转身,正巧看到大姑父端着一盆热水回来,赶忙摆摆手,示意不必进去。</br></br>    第二天下午吃完饭,申家三口便打算离开,毕竟明天是周一,一家三口还要上班、上学,母子之情,兄弟关系才刚刚修复,纵使不舍,可还是要分离。</br></br>    大姑、大姑父都有工作,小姑也要出摊卖货,所以不能送他们一家三口,奶奶和小叔无事,本想挽留多住几日,最后也怕耽误申大鹏学习,只得作罢。</br></br>    “妈,等我再放假的时候,再带着凤云和大鹏回来看你。”</br></br>    申海涛来时带了几盒母亲爱吃的天津麻花,可却没想到,几年时间,母亲的牙口,已然咬不动酥脆的天津麻花了,本是动情之时,老母亲却摘了假牙,逗得几人酸楚微笑。</br></br>    再到了临别之际,心中不舍更是涌涌泛滥,尤其是老母亲大包小裹准备了一堆东西让申海涛带走,腌制的黄瓜,辣拌的白菜,自己家盘的大酱,这些在县城里都能买得到,但老人家却始终觉得自家的东西最可口。</br></br>    几年时间未曾尝到过妈妈的味道,如今得到这些被盛在瓶瓶罐罐里的腌菜,申海涛却是如获至宝,哪怕有几十斤重,仍旧选择一罐不落,全部带走,毕竟这不仅仅是简单的一堆咸菜,更是母子关系恢复如初的见证。</br></br>    “哥,要不然这些东西就别带了,等我找客车给你捎过去。”</br></br>    申海波想帮着拎沉重的瓶瓶罐罐,但却被申海涛拒绝了。</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