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你也是聪明人,我有话就直说了,这次来找你是想跟你了解点关于梦媛的情况,她是我的好朋友,我怕她在学校受不良少年的欺负。”</br></br>    “曹梦媛?不良少年?你是说申大鹏?”</br></br>    钱小豪哑然,原来眼前这家伙是来找曹梦媛的,看其风流不羁的样子,应该也是有钱人,难道,也是曹梦媛的仰慕者、追求者?至于口中的‘不良少年’,估计就是想知道有没有人在追求曹梦媛。</br></br>    “申大鹏,没错,就是他。”</br></br>    黄彬脸上仍带着笑容,不过眼神却比之前冰冷了许多,尤其是眺望远处,见到申大鹏和曹梦媛正在有说有笑,更是恨得牙痒痒。</br></br>    要知道,曹梦媛可是他的未婚妻,虽然没有订婚,但早有婚约,自己的女人,怎么可以对着别的男人笑颜如花?不能,绝对不能。</br></br>    “这个申大鹏可是个不要脸的家伙,曹梦媛是我们学校公认的校花,仰慕之人比比皆是,申大鹏自然也是其中之一,若是以前,他也只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罢了,可不知道最近半年是不是学了什么迷惑人的巫蛊之术,竟然与曹梦媛走的越来越近,甚至,甚至……”</br></br>    钱小豪话说一半便是语塞,稍用躲闪的眼神偷偷瞥着黄彬,脸色很是尴尬。</br></br>    “甚至什么?告诉我,这钱就是你的。”</br></br>    黄彬从兜里掏出了五百块钱,在钱小豪眼前晃动几下。</br></br>    五百块钱对于高中生来说,已经不是小数目了,不过对于家境也还不错的钱小豪来说,倒是没什么值得惊叹,不过他还是装作一副讶异贪婪的表情。</br></br>    “甚至他们俩都已经睡了……”</br></br>    “你说什么?”</br></br>    黄彬忽地揪住钱小豪衣领,又觉得有些失态,缓缓松手,“你可不要为了五百块钱,把一些谣传跟我胡说。”</br></br>    “我真没胡说,之前我们学校组织去清河湿地野游,他们俩人偷偷摸摸跑出去了,等回来的时候都是衣衫不整,还湿漉漉的,尤其是曹梦媛,连内小衣都脱了在兜里揣着,这可是班级所有同学都看到的,不信你可以去问问……”</br></br>    一提到清河湿地的事情,钱小豪脸上也挂满了怒色,声音自然大了一些。</br></br>    “你小点声……以后这件事再也不许跟任何人提,听到没有?”</br></br>    黄彬脸色极为难看,从牙缝里挤出略带威胁语气的一句话,胸口快速起伏不定,明显是在强忍怒火,但毕竟是在学校,也不好发作,把钱丢给钱小豪,便大步离开了,临走之前,还用恶狠狠的眼神瞪了申大鹏和曹梦媛一眼。..</br></br>    “嗤,猪一样的家伙。”</br></br>    看着黄彬愤然离去的背影,钱小豪却是蓦然一阵冷笑,他早就看出来黄彬与曹梦媛的关系不一般,而且黄彬对待曹梦媛的态度也决然不会是普通朋友,他愿意把这些话添油加醋的说出来,只是想借刀杀人,解决掉申大鹏这个情敌罢了。</br></br>    至于黄彬,哼哼,他更相信近水楼台先得月,否则,申大鹏又能么可能会成功追到曹梦媛呢?</br></br>    钱小豪独自在心里苦苦算计,而整个事件的主人公申大鹏,却在努力给已经栽好的树苗填土,曹梦媛也是和林晓晓一起重新挖掘属于她们俩人的树坑,至于李泽宇,靠着自己一身的力气,居然也是将一棵树苗栽好。</br></br>    “鹏哥,你看看我这树苗多好,再看看你选的,好像是树苗里的侏儒,那么多好的树苗你不选,偏偏选这棵。”</br></br>    李泽宇的树苗大功告成,便开始了炫耀。</br></br>    “我选的树苗是侏儒?呵呵。”</br></br>    申大鹏冷笑着摇头。</br></br>    “鹏哥,要不要打个赌?两年之后,看看咱俩种的树苗哪个长得好?”</br></br>    “哪个长得好?嗤,那就要先看看你种的树苗能不能活过今年喽。”</br></br>    申大鹏的话并非是恶意诅咒,刚才他在选树苗的时候,已经查看了许久,发现大部分同学都会像李泽宇一样,选择枝干相对粗壮的树苗,却都没有注意到树根。</br></br>    大树要怎样才能成长的茂盛?答案是树皮,树皮是输送营养的通道!可是要问大树怎样才能成活,那就得看树根了,毕竟树根才大树是吸收营养的手段,若是连树根都已经半死不活,树苗如何能够成活?</br></br>    “鹏哥,你也太瞧不起人了,不信你看看咱们附近已经种好的树苗,不,范围太小,你看看百米之外那些学弟学妹的树苗,哪个有我这棵壮硕,我这棵……”</br></br>    李大脑袋说话声音渐小,申大鹏好奇抬头,正好看到李大脑袋张着大嘴巴瞧着不远处,同样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br></br>    “哇,这个小学妹我咋没见过呢?好纯呐。”</br></br>    李大脑袋一脸花痴的呢喃,却被屁股上重重一脚给惊醒了,正欲要大骂,却看到是林晓晓怨妇似的昂着头,一副威胁模样,顿时吓得不敢再看一眼。</br></br>    “苏酥。”</br></br>    申大鹏微微一愕,眼中熟悉的身影,正是老穆羊汤馆的苏酥,仍旧是简单质朴的穿着,头顶戴着一个耳包,马尾辫在不停甩动,却不见有任何土气,而是更显露出不娇柔、不做作的清纯。</br></br>    正准备收回目光之时,倏地眉头一皱,眼中闪露出急切的担忧之色,丢掉手中铁锹,也来不及与身旁的李泽宇说句话,迈着大步便冲向了苏酥所在的位置。</br></br>    “苏酥,小心身后。”</br></br>    申大鹏的声音很是洪亮,哪怕苏酥带着耳包,也是听得一清二楚,不明所以的转头望去,见到是申大鹏朝着自己奔来,黛眉微蹙。</br></br>    “怎么又是这家伙,就算是想要追我,也不应该在校园里喊我名字吧?更何况身边还有这么多同学,真是太丢人了。”</br></br>    苏酥心中暗念,却没有思考申大鹏让她小心什么,还是看到身旁同学惊叫着跑开,她才转过身子,一瞬,吓得愣了神。</br></br>    不知为何,身后原本已经栽好的一颗树苗,竟是在摇摇晃晃,这时才发现,树苗只是栽好,但并没有做任何绳索木桩的固定,也有可能是她们几个女生填土并不结实,树苗已然朝着她的方向倒下。</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