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去……”

    二少念到这里,就算再笨的人也知道‘包皮炎'是什么病了,正要发表几句感慨,身后却传来了声音。

    “二少,胖胖,你们干啥呢?这么开心?”

    “穆晓峰?诶诶,你来的正好,快过来看,过来……”

    胖胖刚要靠近二少取回病例,就看到对方手中的大扫帚晃来晃去,赶忙陪笑,“别闹了,穆晓峰是七班的人,让他看看,他们班继林晓晓之后,可是又来了个人才呀,哈哈。”

    “什么人才,说啥呢?我警告你们啊,以后不准在背后说林晓晓的坏话,那可是李大脑袋的媳妇,也是我的兄弟媳妇。”

    穆晓峰,正是之前与李泽宇去路边摊吃霸王餐,然后被老板抓住现行,扔到学校门口捆绑SM的那一位,也是正因为那件事的共患难,他们俩也就成了好朋友。

    “好好,不提林晓晓,你看看这个病例,钱小豪的。”

    二少把手中病例递了过去,穆晓峰好奇翻看,“包皮炎?不洁自卫?我擦啊,这小子一天天像个正人君子似的,仗着学习好讨老师喜欢,就冲我们吆五喝六的,没想到还有这等爱好呢?哈,小辫子,被我抓到了不是?这个我拿走了。”

    “哎,晓峰,你让我俩回班级玩一会儿……”

    “啧,不懂事呢,拿去你们班,有在我班好玩吗?”

    穆晓峰阵阵得意坏笑,“你们知道就行了,等回去了,可一定要替我班的学习委员,钱小豪同志好好宣传宣传呐,否则都对不起他整日里的耀武扬威!到时候请你们去大餐小吃,包饮料。”

    “好嘞,晓峰,有你最后这句话,这事包在我们哥俩身上了。”

    胖胖拍着胸脯保证,二少却在一旁笑嘻嘻的嘀咕,“都胖成猪了,还想着吃呢?”

    “靠,我胖成猪了也没得包皮炎呐,哈哈!”

    “哈哈!!!”

    “钱小豪,钱小豪……”

    穆晓峰的身影还未到班级门口,浑厚的声音便已经响彻整个走廊与高三七班,进了班级就四处寻找着钱小豪,但却没有收获。

    “钱小豪去老师办公室取试卷了,没在班级,你找他干啥?”

    坐在第二排的一个男生抬头不屑的瞥了一眼,能坐在班级第二排,自然说明学习成绩不错,而眼中那股子对于穆晓峰的鄙夷,则也能说明他与钱小豪一样,都瞧不起差等生。

    “咋地,狗腿子,你家主子不在,不敢冲我汪汪大叫了?不是昨天说我们差等生拖班级后腿的时候了?”

    穆晓峰一句狗腿子,班级后排轰然大笑不止。

    “穆晓峰,首先,我不是狗腿子,钱小豪也不是我的主子,其次,你就是个差等生,别说跟钱小豪比,跟我比,你也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是是,我当然不敢跟你比了,更是不敢跟钱小豪比,他是啥人呐,对自己下手都没轻没重的,为了一时欢愉,不洗手就自卫,得包皮炎了吧?啧啧,真是可怜啊,这会儿没准就躲在厕所里自己抚慰伤口呢,哈哈!”

    “包皮炎……”

    班级忽然陷入了静寂当中,不论是前排的优等生,还是后排的差等生,都是面面相觑,有的眼中闪着迷茫之色,有的则是脸红着低下头,不过,更多的却是嘴巴鼓胀着憋笑,最终忍不住,还是痛痛快快的笑出了声。

    “安静,安静,你们都干什么呢?今天有测试,你们都不好好看书,胡闹什么?”

    正当同学们情绪达到顶峰之时,钱小豪极符合时宜的出现在了班级讲台上,手中厚厚的试卷拍打着讲桌啪啪作响,用以宣泄心中不满。

    “哟哟,这是心情不爽,发脾气呢?”

    穆晓峰鄙夷冷笑,晃悠着手里的病例,“我就说学习委员大人为什么学习好,原来是经常放松情绪,啧啧,只不过,个人卫生还是要注意一点啊,别伤了身子。”

    “穆晓峰,你别没事找事,老实回你的座位去,等着老师来发卷考试。”

    钱小豪其实很不屑于跟穆晓峰这种差生说话,但作为班级干部,又必须得管,只得放下手中厚厚的试卷,上前欲要将穆晓峰推搡回座位。

    “诶,你可别对我大呼小叫的,诶诶,怎么还跟我动手动脚的,我告诉你啊,别碰我,我怕你把包皮炎再传染给我。”

    “你傻吧,包皮炎不传染……嗯?”

    穆晓峰几句话说得快,钱小豪也没太在意,只是随口回应,不过话说一半就意识到不对劲,愣了愣神,“穆晓峰,你什么意思?你说谁包皮炎呢?你才是包皮炎,你全家都是。”

    “咋地?害羞了?觉得丢人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自己在被窝里舒服的时候,你倒是洗洗手啊,啧啧,现在得了包皮炎,难受了吧?哎。”

    穆晓峰稍显同情的摇摇头,但下一秒却是乐得前仰后合,而后排许多看热闹的也是大笑不止。

    “穆晓峰,你,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谁包皮炎?你要是没有证据胡乱讲话,我可以去告你诽谤,那可是要判刑的。”

    钱小豪目光不停扫视着嘲笑他的同学,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最后变得铁青颜色,眼中喷射着怒火。

    “诶,这你可别吓唬我,我问你,你是叫钱小豪吧?”

    穆晓峰的目光在手中病例与钱小豪之间来回切换。

    “是啊。”

    “18岁?”

    “对呀。”

    “那就没错啦,这病例上写的清清楚楚,钱小豪,18岁,包皮炎,病因是……不洁自卫,引发了病毒性炎症。”

    说着,在教室里面从前到后,又从后到前的缓步慢走,把手中的病例在好奇的同学们面前展示一遍。

    “哇哦,真的呀,病例上写的一清二楚,还有县医院的公章呢。”

    “真没想到,平日里人模狗样的,竟然是个猥琐男。”

    “嗤,早就看他不是好人模样,天天还讽刺咱们学习不好,咱们就算学习不太好,但咱最起码不会做这等淫乱自残的事情,真是丢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