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我为难个屁?再说了,我还差你那5%的股份?我想要的是一个无论风雨,不论坎坷,都能荣辱与共的兄弟,一个能跟我一路走下去的兄弟,而不会因为我越走越远,他就追不上我的脚步!你若是有心,就给我好好努力。..”</br></br>    “鹏哥,你放心,我已经加倍努力,努力,再努力,只不过……你这步伐也太快了,我是小碎步,你这都要飞了,我追不上,也不能总让你提携我吧?”</br></br>    李泽宇半开玩笑,这才是他的性格,只不过担忧也在其中。</br></br>    “大脑袋,咱们俩不一样,曹梦媛她们家的情况有些复杂,我想要与曹梦媛在一起,比你和林晓晓还要困难得多,我走的不快一点,怎能让曹家满意?至少,我不想让曹梦媛为难……”</br></br>    “鹏哥,你说曹家的事情,我不懂,但我知道,你以后肯定会成为大人物,我们未来的若干年后,如果举办同学聚会,你肯定是最耀眼的亮点。”</br></br>    李泽宇不是在奉承吹捧,他是真觉得申大鹏与众不同,也想真心实意的跟随。</br></br>    “呵呵,当然了。”</br></br>    申大鹏阵阵苦笑,心说,前世我也是同学会上的‘亮点,老耀眼了!</br></br>    几天时间,在小姨和王雨莹的努力下,鹏莹控股和鹏湖实业成立,鹏莹生态科技公司也成功更名小雨生态科技公司,并入鹏莹控股旗下。..</br></br>    而鹏宇食品有限公司也注册成功归于鹏湖实业名下,不过,接下来却是一段蛰伏期,申大鹏没有任何下一步的指示和安排。</br></br>    “大鹏,你小姨夫已经打探清楚了,权津家看厂子苗头不好,早就撂挑子了,罐头厂这次算是彻底要倒闭了,咱们应该抓紧时间去谈收购的事情啊。”</br></br>    “再等等吧,时机还不成熟。”</br></br>    申大鹏淡然的回应,让小姨有些琢磨不透,心中纳闷,也不知道还要等什么,现在时机还不成熟?</br></br>    左等右等,一个星期过去了,罐头厂,也真的出大事了。</br></br>    罐头厂之前一直骗人,让大家回去带薪休假,刚开始大家还挺开心,不用干活也能领工资,不过随着发工资的日子拖延一天又一天,也都发现了不对劲。</br></br>    彼此之间一通气,这才知道,原来厂长权津家都已经很久没来厂子了。</br></br>    一伙人壮着胆子闯进厂里,又耍又闹,无奈之下,副书记赵金平也一推二五六,把厂子即将面临倒闭的事情一一说明。..</br></br>    这一下厂里的工人可是不干了,在厂子里如蚂蚁一般,把能拿走的都拿走了,什么电视电脑,桌椅板凳,甚至连窗帘都没放过。</br></br>    也就是生产线太过庞大和沉重,要不然,他们都有心把生产线给搬回自己家去。</br></br>    前一拨人已经把厂子扫空,后来得到消息的人再赶来,已经没什么可以拿,工资没了,铁饭碗没了,众人自然是无法接受,一百来人聚在一起商量许久,然后决定学着烂尾楼事情的人一样,集体跑到广场去静坐示威。</br></br>    “铁铮硕,赶紧来我办公室。”</br></br>    陈克斌得知消息后都快气疯了,用力挂断电话,等铁铮硕到了他办公室后,毫无悬念就是一顿痛批,“铁铮硕,我的好副手啊,你告诉我,好好的一个国企厂子,怎么毫无征兆的就要倒闭了?到底怎么回事?”</br></br>    “陈县长,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br></br>    铁铮硕也是懵必的状态,他刚刚看到广场有人静坐示威,还以为是烂尾楼又出现了什么状况,没想到竟然是罐头厂的员工,一时也慌了神。</br></br>    要知道,他身为副县长,主管的就是县里的企业,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还不清楚原委,这个责任,只怕是推卸不掉了。</br></br>    “陈县长你别着急,我这就给权厂长打电话,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搞个水落石出,要不然我……”</br></br>    铁铮硕手中的电话刚拨出去,口中的赌咒誓言也在同一时间停止,尴尬的咽了咽口水,“权厂长的电话关机了。”</br></br>    “关机了?那还不赶紧去找?这件事若是闹大了,我这也不用退休,直接跟市里请辞就完了。”</br></br>    陈克斌没好气的拍着桌子,一抬头看铁铮硕还在,“想什么呢?赶紧去找人啊,若是找不到人,咱们全得吃不了兜着走。”</br></br>    “是,是。”</br></br>    铁铮硕不敢耽搁,匆匆离去,本想派秘书去找人,可又不放心,只能亲自赶往罐头厂,可惜,结局却让他大为吃惊,权津家早就逃走了,再看着残破,空荡,混乱不堪的厂子,心一下子凉透了。</br></br>    “抓人,通知公安局,立刻下通缉令抓人。”</br></br>    铁铮硕冲着身边的司机不断大吼,待得司机匆匆离去,他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失魂落魄仿若无神,这回就算抓到权津家,真怕也无法解决罐头厂的事情,他的仕途,算是彻底完蛋了。</br></br>    冷静了一会,决定还是先把权津家逃跑的消息告诉陈克斌,作为青树县几十年的老干部,也许能好有更稳妥的解决办法也说不定呢?想着,从兜里掏出手机。</br></br>    “陈县长,我亲自到罐头厂来了,情况很不理想啊,权津家为了逃避责任,早就逃跑了,厂子里也很是混乱,不比广场好多少,您看,这怎么办呐?”</br></br>    “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当初在常委会上,还因为烂尾楼的事情瞧不起老郭,在一旁炫耀自己的能力,这回可要被别人看笑话了吧?”</br></br>    电话那头,陈克斌语气不善,口中提到的老郭,自然也就是县建委的郭主任。</br></br>    “陈县长,您误会了,我没有瞧不起老郭啊,那时候单纯的就事论事而已……”</br></br>    “就事论事?好,那现在咱俩也就事论事,你是不是专管县里企业的副县长?县里大小国企,私企,是不是都由你来监管联络?如今出了这么大的问题,是不是你的监管不力?烂尾楼事件发生后,我已经一次次提醒你要小心,你听我的吗?这件事,你别给我打电话了,我马上退休了,管不了!”</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