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啪!

    摔电话的沉沉声响,铁铮硕的心也仿佛跟着出入了漆黑海底,陈克斌这是明显在警告他,别把即将退休的老干部拖下水。

    “什么东西,功劳都是你的,出了问题让我自己扛!”

    铁铮硕也只能在心里暗骂几句,真让他拖着陈克斌一起下水,他也不敢。

    在北方,四月是最舒服的天气,不冷不热,不潮不燥,没有炙烤出油的烈阳,也没有吹乱发型的狂风,倒是有些像江南的微风和煦,叫人好不舒服。

    也就是在这种舒适的环境当中,清水广场上静坐示威的罐头厂工人越来越多,而且不像过年时烂尾楼老百姓那般顶着漫天飞雪,这温暖阳光之下,清风拂柳,坐累了就直接席地躺下眯一小觉,哪里像是示威,更像是晒太阳。

    铁铮硕害怕广场的人越聚越多会引来更大的负面影响,也为了能够尽快解决事情,不得已在朱淳巡警大队的保护下,赶到了清水广场,可远远就看着一众工人惬意的模样,倒是气得他压根痒痒,心中不停暗骂权津家是混帐东西。

    “工友们,你们好呀,我是副县长铁铮硕。”

    铁铮硕手里拿着扩音喇叭,喊话的声音稍稍大了一些,自然也就吵到了那几个已经熟睡的人,再加上昏昏欲睡的工人,都是不耐烦的瞥了瞥,便不再理会。

    “工友们,你们要相信我,相信政府,一定会尽全力给你们解决问题的,你们想一想,之前烂尾楼的事情,政府不也是妥善解决了吗?这次也一样,罐头厂是国家的企业,我们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人群里站出一人,穿着还算得体,长得也是周正,并没有经常劳动做工的工人那种苍老感觉,仔细比较起来,还有几分倔强的书生气。

    “相信你?为啥要相信你?之前烂尾楼的事情是陈县长和县委曹书记保证的,那他们俩都是县里最大的官,说句话你都得听吧?那当然好使。凭什么我们厂子出事了,就来了个副县长?是我们不重要吗?还是打算区别对待?”

    “你是?”

    铁铮硕不了解说话之人是谁,纵使有火,也不敢乱发飙。

    “我叫夏明,是大家推举出来的工会主席,也是大家发表声音的喇叭,工友的呼声在哪里,我就到哪里,工友的诉求是什么,我就大胆的讲出什么,现在工友都觉得县里派你一个副县长来,是在敷衍了事,对不对,工友们!!”

    “对,对!!”

    “对……”

    也不知着夏明有什么能耐,竟是叫工人如此信任,只简简单单呼吁了几句,整个广场都是附和之声。

    “工会主席是吗?夏主席,你要清楚,烂尾楼盘的事情刚刚弄得明了一些,陈县长和曹书记还都在废寝忘食的办公解决问题,是真的没有时间啊。”

    “烂尾楼的事情重要,我们工人的事情就不重要了吗?”

    “对呀,老百姓讲究衣食住行,他们住重要,那我们没了工作还谈什么衣食住行?不比他们烂尾楼的事更重要?”

    “我们不跟你谈,我们要见陈县长和曹书记。”

    “对,我们只相信陈县长和曹书记能帮我们解决问题。”

    “陈县长,曹书记,陈县长,曹书记……”

    百十来个工人,你一言我一语,最后竟是齐整整的大喊着陈县长和曹书记,这每喊一声,铁铮硕心里就颤动一下,脑袋也是嗡嗡作响。

    他倒是想让陈县长来解决问题,可人家早已经说的明白,绝对不会管,难道还把县长捆绑来?

    想来想去,也只能去找曹新民了,虽说这事情与曹书记并没有多大关系和责任,但毕竟也是他所管辖的地界,应该不会坐视不管吧?

    “曹书记,您得出面了,我实在是管不了那些工人呐。”

    铁铮硕不顾霍秘书的阻拦,硬生生冲入了曹新民的办公室,此时,曹新民也是双手按着太阳穴,不停的揉搓,以此来减少头痛感觉。

    “曹书记,铁副县长他硬要进来,我拦不住……”

    “你出去吧。”

    曹新民一挥手,示意霍秘书出去,后者也是不敢多留,赶忙出去,从外面把门关上了。

    “曹书记,我知道这事找你有些过分,可是陈县长最近身体不太好,我怕他太过操劳再犯了心脏病,他为县里工作了一辈子,这都要退休了,可不能……”

    “别说了,我知道了。”

    曹新民仍是皱眉低着头,摆摆手打断了铁铮硕的废话,对于陈县长不想参与此事的原因,他一清二楚,不过铁铮硕说的也有道理,陈县长毕竟要退了,不能再被牵连下水。

    曹新民现在也是心烦意乱,感觉头都要疼得炸掉了。

    烂尾楼的事情好不容易才解决了,这又闹出来国企厂子倒闭,厂长逃跑的事情,眼看着领导班子就要换届了,只要不出意外,他会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不是去省直机关,就是回京城。

    但如果在这个当口出现问题,而且还是解决不了的问题,估计又要在这小县城里窝一届了,这一届可就是五年啊,对于他这种一心仕途的人来说,五年可是很宝贵的,至少,不应该在小县城里连任来浪费时间。

    没有办法,说是为了自己也好,亦或者为了广大的工人朋友也罢,已经到了这步田地,曹新民也是觉得没必要再去研究谁的责任,当下是要赶快解决,强忍着脑袋的疼痛欲裂,跟着铁铮硕赶去了清水广场。

    曹新民刚一到广场,看着人头攒动,忽地就想起来上次烂尾楼的情况,脑袋又是嗡的一声,只觉得耳朵间阵阵鸣响不断,心脏也是在不停加速。

    “曹书记,您没事吧?”

    霍秘书在旁边赶忙搀扶,十分担心,“要不回去吧?”

    “我没事。”

    曹新民说话的声音不大,语气也显得有些虚弱,身子应该是很不舒服,但心想长痛不如短痛,还是赶快把事情解决,心里的大石头才能落下,移步走到较高的楼梯上,接过扩声器。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