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多亏黄大少提携,不知黄大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br></br>    朱神佑也是客客气气,没有了半点之前的焦躁与傲气,不过他也不是装出来的,与京城黄家的公子相比,他一个小县城的朱家,还真算不得什么。..</br></br>    “我喜欢跟聪明人聊天,不费力气。”</br></br>    黄彬得意一笑,“我打算继续开发棚户区,动工工业园区的二期工程,钱这东西,还是得尽快赚到手里才是自己的。”</br></br>    “钱的确是个好东西,可是咱们手里没有那么多资金去谈拆迁啊。”</br></br>    朱神佑愁眉苦脸的哀叹,一期工程对外说是9000万被陈保量中标,可那些钱基本上都是陈保量自己投入的,他们朱家只给了一小部分,至于黄彬,更是分文未出。</br></br>    如今一期的资金还未回笼,就开始去‘操’控二期,而且还是要涉及到占房占地,需要与老百姓真金白银的‘交’易,这让他去哪找如此庞大的资金?</br></br>    最主要,他在青树县也找不出第二个陈保量了啊。</br></br>    “这个我自有办法,放心,为了展现我的诚意,我会跟家族要一笔资金,足够去应付那些无知的老百姓了。”</br></br>    黄彬的表情十分轻松,转而望向雷赛哥,“又该到你表现的时候了,找人去跟二期里的所有住户去谈拆迁,合约我会给你……”</br></br>    二期工程所覆盖的面积与一期差不多,但其中有一半涉及到百姓的平房占地,所以前期投入要更大。</br></br>    棚户区里挨家挨户发放了拆迁通知单,显眼的街口也摆放了拆迁通知,比之前烂尾楼那些住户得到的条件更优厚,除了能得到高出将近一倍多的拆迁款之外,前二十户还能得到一万元的奖金。</br></br>    一万元呐,在外面打工,不吃不喝一年也就赚几千块而已,现在只要先签了合约,就能白白领取到,这等好事,哪还能轻易错过?</br></br>    签署和约的开启日,老百姓便被分到三个简易房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还未到下班时间,二十户就已经名额占满,剩余的则是失望而归。</br></br>    殊不知,三个简易房里,签署合约的足足有六十户,若不是因为现金不够,只怕雷赛哥他们还会继续签下去。</br></br>    签署合约成功拿到一万元的人还在幸福当中,没想到第二天就有拆迁队的人到家里测量尺寸,雷赛哥专‘门’前往谈补偿款的事情,本以为是主动把钱送上‘门’来的好事,结果测量结束之后,却都是傻了眼。..</br></br>    “你们搞错没有啊,我们家才四十多平米?开什么玩笑,我这一个院子和仓房也不止四十平米吧?还有后面的菜园子呢?”</br></br>    一个中年汉子难以置信的问道。</br></br>    “老哥,你这房子的确只有四十六平米,按照县里的规定,你这属于农业用地违规盖房,所以每平米只能给你200元,一共是……9200元,来,你数数。”</br></br>    雷赛哥数好了现金,递到了中年男子面前,却被一把推开了。</br></br>    “开什么玩笑,200元一平米?咱们签署的合约上可是500元一平米,再说了,我的院子,仓房,菜地你可都没给算面积呢。”</br></br>    “老哥,你这是开什么玩笑啊?500元一平米?你也去看看县里的楼房才多少钱?再说了,咱们签合同的时候白字黑字可写着呢,只有产权证的面积才作数,而且价格要按照县里规定酌情处理,不信,你看看这份合约。”</br></br>    雷赛哥把合约拿出来,一条一条的指给中年男子,看着中年男子傻愣愣的呆滞表情,蓦然冷笑,又把9200元钱拿了出来,又添上800块。</br></br>    “老哥,今天你是第一个测量的,为了祝贺你,给你凑个整数,一万块,拿着吧。”</br></br>    雷赛哥把钱强行塞入了中年男子手中,没成想男子又赶忙塞了回去。</br></br>    “不,这样不行,以前县里那些拆迁的人家可不是这么算的,人家都是算房子算地,甚至连菜园子和窗户上的玻璃都有点补偿款,我凭什么只算房子的面积?你要是这么算,我不卖了,你这钱拿走,昨天奖励的一万块也还给你……”</br></br>    “嗯?干什么?耍无赖吗?”</br></br>    雷赛哥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拍打着手中的合同,“白纸黑字可是写着你的名字,违约可是不行的,你没看到最后这条款吗?逾期不搬离者,开发商有权进行强制拆除,我劝你,别自找没趣。”</br></br>    “你,你们这是霸王条款,你们这才是耍无赖,我不卖了,就是不卖了,媳‘妇’儿,把那一万块钱拿出来还给他们,让他们给我滚。”</br></br>    中年男子接过媳‘妇’拿出来的一沓百元大钞,用力丢到了雷赛哥身上,将其赶走后,锁上了大‘门’。</br></br>    “我告诉你,这么抵赖是没用的,现在是法治社会,讲求的是契约‘精’神,你最好早点搬家,不然一个星期之后,我们就要强制拆除了……”</br></br>    雷赛哥把黄彬教给他的一套说辞流利喊出,得意的转身就走,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一天时间,这句话他竟然重复着说了六十遍!</br></br>    所有提前签约的人家,没有一个同意的,甚至到后来都不用他各家各户的奔走,老百姓之间就已经完全传开了,他需要做的,只是把这个口头警告对老百姓告知就可以了。</br></br>    “什么?只算产权证上房子的面积?别的都不算?这也太欺负人了吧?这么不公平的合约,你们也都签了?”</br></br>    老穆羊汤馆,苏酥的父亲苏华仁把一碗羊汤填满,递到了餐桌上,看着邻居老李头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也是着实让人担忧。</br></br>    “哎呀,还不是那一万块钱奖金搞的鬼,只想着数钱,哪里还有心思看合约里写的是什么,再说了,就算我看,也看不懂啊,我不识字。”</br></br>    老李头端起羊汤碗,抬在嘴边又放回到桌子上,唉声叹气。</br></br>    “别说是老李头了,就是我也不认字啊,咱们棚户区里都是些种地的庄稼户和劳苦卖力气的出身,有哪个能认识一百个字,也算是有文化的人了。”</br></br>    旁边一个‘混’身黝黑的汉子拍了拍桌子,看他愤愤不平的样子,估计也是签了合约。</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