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旦有第一家的房子被拆除,那就有第二家,第三家……那刚才大家伙聚在一起商量共同抵制的办法,就再无任何作用了,此时站出来,也是不得已。

    “对,老刘,你放心,我们都跟你站在同一战线,谁要是敢拆你家的房子,那就是拆我们大家伙的,我们绝不同意,对不对,各位?”

    “对,对……”

    人群中开始了骚动,彼此相望,频频点头表示同意。

    “干什么?有你们什么事?你们大部分人都没签合约,咋地,羡慕像老刘一样有一万块奖励?我告诉你们,都别给我闹事,要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雷赛哥见到人群中的苏华仁,以为他是领头之人,目光恶狠狠望去。

    “老刘,钱就在这里,要不要随你便,哼。”

    雷赛哥冷哼一声,把钱十分随意的丢在地上,再次下命令,“动手,给我拆,谁敢拦着,全都给我拽到一边去。”

    “是!雷总!!”

    推土车和铲车并排前行,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将老刘家的大铁门撞倒,幸好人群躲得快,这才没被砸到。

    “儿啊,儿,别犟了,咱们走,走吧,不就是个房子吗,只要家里人还在,家就在,卖房子赔了钱,咱就当丢了,让人偷了,抢了……”

    大铁门倒下,发出当啷巨响,老刘的母亲心头颤动,看到拆迁队要动强,赶忙继续劝慰儿子。

    “妈,我,邻里街坊都看着我呢,我们都说好了,谁也不拆房子,我,我不能走。”

    老刘是个实诚人,答应大伙的事情,一心想要做到,而且回头看看大家好几十个人,只要齐心,害怕拆迁队作甚?

    “儿啊……”

    “妈,媳妇,你们先躲远点,我就不信了,还就没有王法了?拆迁的还敢打人,杀人?”

    老刘拄着铁锹,伫立在铲车前,“来,有本事从我身上压过去。”

    “对,有本事从我们身上压过去!”

    人群中几个胆大的中年汉子纷纷跑到老刘身边,三个,七个,十个……

    “压过去?你们当我傻啊?我是开发商,又不是杀人犯,来人,把他们都给我赶走,看着就心烦。”

    雷赛哥鄙夷的瞥着众人,挥挥手示意拆迁队的人动手,这些人哪里是什么拆迁队的,就是他自己村里的一群地痞混混而已,以前没钱的时候都能跟着他胡混,现在每天都有钱花,有妞玩,自然更加捧他为大哥。

    其中还有十几个是朱神兵和陈保量的手下,更是出了名的凶狠,腰间都藏着七星刀,若真有不开眼的家伙,他们可介意把人‘送’进医院。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要打架吗?真当我们穷人好欺负?”

    “街坊们,看到了吧?这就是这群人的真正面孔,咱们人多,不怕他们,都去跟老刘他们站一起,他们总不能把咱都弄死吧?”

    “对,量他们也不敢伤人性命,要是想打架,咱们有的是力气,怕他们吗?”

    “到咱们村里胡作非为,干他们就得了,干他……”

    这一次,人群彻底变得混乱,几十个人分成了两个队伍,老人妇孺,聚在队伍的后面,体格好结实的壮汉和年轻人则是站在前面,手里有拿铁棍、木棍的,有拿炉钩子、铁锹的,还有的随手捡起地上的板砖,全部与拆迁队怒目而视。

    “不管他们,把人都给我弄走,今天必须拆了这个房子,大家都给我卖点力,等晚上带你们找小娘子好好乐呵乐呵,快点动手。”

    “兄弟们听到没有?雷赛哥发话了,今晚带咱们乐呵去,都卖点力气,把这群穷鬼弄走,房子一拆,就可以快活去了啊,动手啦!”

    “动手,动手!!”

    拆迁队几十个人中,除了陈保量的几个手下,其余人全部冲到了老刘一帮的人堆里,场面瞬间混乱,这哪里是拆迁,简直就是最原始的解决问题方法,眼看两伙人就要打到一起,众人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清亮的女子喊声。

    “都住手,别打架!!”

    声音清脆嘹亮,既有女声的穿透力,又带着些许男声的凶狠,众人停止了撕扯扭打,纷纷循着声音投去目光。

    “苏酥?你赶快回家去,这里太危险了,不是你待的地方!”

    苏华仁摆摆手,示意女儿赶快离开,尤其是见到雷赛哥一众人等看着自己女儿的表情,那般放荡不堪,更是觉得万分担心。

    谁知,苏酥却倔强的摇了摇头,站在了倒下的大门高处,转身正色往向了雷赛哥,“你是天宁建筑公司的老板?”

    雷赛哥只顾着色眯眯的眼神盯着苏酥,却是没有回话。

    “拟定带有欺诈性的买卖合约,聚众打人,强拆民房,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违法的?”

    对于雷赛哥和他身后那些色眯眯的眼神,苏酥淡然的选择了无视,并不是她不惧怕这些流氓混混,只是,她更在乎邻里街坊的感受。

    或许在开发商看来,这些房子就是一间间残缺破旧的砖瓦平房而已,只要全部推倒了重建成高楼大厦,就可以换来大把大把的钞票,但是在穷苦老百姓心里,却不仅仅是房子,更是住了几十年温馨的家园。

    “你叫苏酥是吗?很好听的名字嘛。”

    雷赛哥仍是未曾提及房子与强拆的事情,依旧色眯眯的盯着苏酥,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双手彼此间揉搓不停,整个状态就像是发了情的野猪,浑身上下充斥着最原始的欲望气息。

    “我叫什么与你无关,也轮不到你评头论足提及我的名字,还得请收起你那令人作呕的眼神,把你的员工或者是手下带走,不要再来我们村子。”

    苏酥的脸色跟语气一样冰冷,眼神中更是满满充斥着不屑与鄙夷。

    “小美女脾气还挺爆。”

    雷赛哥厚脸皮的嘿嘿淫笑,捏捏满是胡茬的下巴,眼睛始终盯着苏酥,上下打量一番却是啧啧摇头,“脸蛋倒是挺漂亮,不过可惜,好像还没长成,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