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老刘家不算太宽敞的院落中,几十个人头攒动,看着刘家倒塌的铁大门与一截砖墙,皆是唉声叹气,好好的一个家,弄成了如此破败模样。看书阁Δ『ksnhu『</br></br>    “拆迁队的那群人,真的就这么走了?”</br></br>    老刘有些恍惚,他原本以为今天肯定要动手,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也为了替苏家父女出口气,可是没想到,雷赛哥接了电话就这么痛痛快快的离开了,打电话的认识谁?县里的大官?</br></br>    “爸,我刚才到巷口看了,他们都走了。”</br></br>    刘浩也只是个孩子,并没有太多的心眼与想法,只要家里人安全无事,对他来说就是幸运,尤其是刚才见到拆迁队吓人的大场面,已然有了些许惧怕。</br></br>    “走了就好,走了就好,儿啊,等找机会跟他们好好说一说,可千万别打架啊,咱是穷苦的老百姓,永远没办法跟那些有钱人去计较……”</br></br>    “妈,我知道了,今天让你担心了,儿子不孝。”</br></br>    老刘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母亲说的有道理,可现在已经这幅场面,他又哪能回头?</br></br>    先不说是否对得起自己,首先就对不起刚才站在他身后帮衬的邻里街坊,更是对不住苏家父女。</br></br>    “苏酥丫头,今天这事可真要谢谢你了,幸好你懂得法律,把那些骗子、强盗给吓跑了,否则,我家的房子肯定无法保住。”</br></br>    老刘走到苏酥面前,竟然憨厚的鞠了一躬,看得苏酥也有些愣神。</br></br>    “老刘,你别这样,咱们都是邻里街坊,这也是我闺女应该做的,老话儿不是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只要咱们大家像今天这样齐心协力,还会怕那些骗子吗?”</br></br>    苏华仁把女儿揽在怀里,挡在身后,示意女儿不要再开口说话了。</br></br>    “对,老苏说得对,咱们一定要坚持下去,谁都不搬,难道他们还敢把咱们的家都给拆了吗?”</br></br>    “今天老刘的事情也是给咱们所有人一个警告,那些骗子肯定不好惹,但咱们也不是吃干饭长大的,一群大老爷们,害怕他们那群痞子、混混?”</br></br>    “我今天就把话撂这,他们敢动我家分毫,我跟他们拼命……”</br></br>    安静的人群再次变得吵闹,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赌咒发誓,气势更甚,可苏酥脸色却是泛白难看。</br></br>    “叔叔伯伯阿姨们,大家都散了吧,今天他们闹了一场,应该不会再回来了,但是大家一定要小心,尽量别跟他们发生冲突,只要动手,咱们就理亏,大家都等我再仔细查查法律法规,咱们实在不行直接去县里找领导上访。..”</br></br>    苏酥刚才是见识过雷赛哥那群人的实力了,绝非一般的混混痞子,尤其是刚才她站在高处,见到拆迁队后面的人手里都拿着大刀,这要打起来伤了谁也不好,再说雷赛哥那群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与其僵持下去,不如从根源解决问题。</br></br>    天宁公司想要拆大家的房子,就是为了开发工业园区的二期工程,这个园区说到底是县里的开发规划,现在老百姓的房子都要没了,难道县里会坐视不管?</br></br>    苏酥相信,这些暴力事件县里肯定不清楚,否则绝不会如此纵容。</br></br>    “丫头,我们相信你,尽量不跟那群混蛋发生冲突,那我们就先走了,老刘,他们想拿你一家人杀鸡给猴看,你放心,大家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br></br>    “对,咱们虽然没啥文化,但也都知道嘴唇没了牙也会冻掉的道理……”</br></br>    “拜托,你小子没文化就别说话行吗?那叫唇亡齿寒,行了,帮着老刘把这大铁门立起来,咱也就都走吧。”</br></br>    一群人该忙活的忙活,该散了的散了,院子里逐渐空落,苏华仁也在人群中拽着女儿匆匆离开,直到自家门口才停下脚步,面露不悦之色。</br></br>    “苏酥,你刚才做事情太冲动了,街坊邻居那么多人在,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女孩子来帮着出头?看看那些地痞混混看你的眼神,你就没想到后果?”</br></br>    “爸,这不是谁出头的事情,这是涉及到咱们所有人的房子、家庭,你想想,今天要是开发商把刘伯伯家的房子拆了,那就会有张伯,王叔,李婶的房子被拆,就算咱家没签那个破合约,等到走了几十户人家,咱们这里肯定会被断水断电,到时候那些狠心的开发商只会给咱们更恶劣的条约……”</br></br>    “苏酥,够了,我不想听你这些大道理,也不感兴趣,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女儿,我作为父亲得保护你的安全,而那些无耻混混看你的眼神让我不安心,为了你的安全,以后再也不允许管拆房子的事了,听到没有?”</br></br>    苏华仁冷着脸严厉呵斥,他对女儿向来宠溺,但这一次肯定没得商量!</br></br>    尤其雷赛哥离开的时候,已经撂下狠话要对付自己,那女儿就更加危险了,若是让他选择,他宁可不要这间破瓦房,也不想女儿受到伤害。</br></br>    “爸,你别生气,我错了还不行吗?”</br></br>    见父亲真的动怒,苏酥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可怜巴巴的嘟着嘴。</br></br>    “哎!”</br></br>    苏华仁重重叹息一声,对于女儿的急躁性子,他也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自认为是从小把孩子宠坏了。</br></br>    “走吧,跟我回家。”</br></br>    “爸,你先回去吧,我出去一趟。”</br></br>    苏酥没有跟着父亲进自家院子,而是迈步欲要离开。</br></br>    “你给我回来,你又要干什么去?我都说了,不允许你再管拆房子的事情……”</br></br>    “爸,我答应你,肯定不再出头了,我要去网吧查查法律资料,上次有些着急,还不知道刘伯他们签的合约是否合理,这事我得查清楚了。”</br></br>    “不行。”</br></br>    苏华仁不容置疑的口吻呵斥,拉着苏酥的手臂往院子里拽。</br></br>    “爸,这件事也算与咱们家有些关系,你就让我去网吧查完资料,然后回来把资料给你,你去办还不行吗?”</br></br>    苏酥皱着眉头予以坚定的回应,她不是半途而废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在学校里的成绩永远优良。</br></br>    求月票!!!</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