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克莱恩的回答让戴莉轻笑了一声,那张只有嘴巴的半透明脸孔说道:</br></br>    “即使你从窥秘人的格言得到了灵感,从我的经历和表现里确定了想法,但只用一个多月就清晰地认识到‘扮演’,总结出属于自己的‘占卜家守则’,也足以证明你拥有出众的智慧和开阔的思维。..”</br></br>    克莱恩没去纠缠这个让他心虚的话题,转而问道:</br></br>    “女士,教会高层是否知道这,这所谓的‘扮演法’?”</br></br>    “毫无疑问,他们非常清楚,我曾经翻阅过教会的历史资料,寻找那些飞快晋升无视规律的同类,发现这样的值夜者这样的主教并不算少,我也不是最为特殊的那个,而他们的结局……”说到这里,戴莉故意停顿了一下,语气仿佛有些沉重。</br></br>    “他们都有怎样的结局?”克莱恩心头一紧,脱口问道。</br></br>    难道黑夜女神教会视“扮演法”为邪神恶魔的诱惑?</br></br>    那张无眼无鼻无耳的半透明脸孔忽然笑了出声:“他们的结果都相当美好,除了失控和牺牲在超凡事件里的部分,剩下的至少都成为了大主教或者高级执事,其中不缺乏成功晋升高序列的强者,额,在女神的教会,序列4和序列3被统称为圣者,序列2和序列1则是地上天使,当然,每一位天使都曾经是圣者。”</br></br>    ……戴莉女士,你刚才是在故意吓我啊……克莱恩嘴角微动,没有掩饰自身疑惑地问道:</br></br>    “既然教会早就掌握了扮演法,为什么不将它告诉每一位值夜者?”</br></br>    “虽然这不能完全避免失控,但肯定可以大幅度降低相应的概率,减少无谓的损失。”</br></br>    那张半透明只有嘴巴的脸孔出现了少许迷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告诉我,等我成为大主教或者高级执事,就能了解这方面的秘密,我今天来找你,是希望你在提交特别申请前,较为清晰地将扮演法告诉邓恩。..”</br></br>    克莱恩没有愚蠢地问对方为什么不自己去做这件事情,而是若有所思道:</br></br>    “一旦被教会注意,就要许下承诺,订立誓约,不将扮演法告诉别人?”</br></br>    “是的,在女神的圣物面前,以祂的名义立誓,这拥有足够的约束力,相信我,你绝对不想知道违背的后果,我现在只能和你这种同样掌握着扮演法的人聊一聊,你本身的状态在你回答之前就已经告诉了我答案,所以我才敢于说出那个名词。”戴莉让那张诡异脸孔叹了口气。</br></br>    她顿了下又道:</br></br>    “我当初只是隐约把握到扮演的精髓,从而很快消化掉魔药,对,在教会高层,用消化来形容魔药的掌握,我认为这非常贴切,总之,在我立下誓言,被告知‘扮演法’之前,对这件事情并没有非常清晰的认知,也就无法准确地提醒邓恩他们。”</br></br>    “我本来已经放弃,没想到会遇见你,一个在提交特别申请前,就清楚认识到‘扮演法’的奇葩,不,天才。”</br></br>    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啊,女士……克莱恩嘴角抽了一下,郑重承诺道:</br></br>    “我原本就打算借特别申请的事情提醒队长‘扮演法’的存在,有了女士你的解释,我就不需要担心什么了。”</br></br>    “很好,你真是一个善良的小伙。”戴莉的语气里透着明显的放松。</br></br>    女士,你似乎只比我大两三岁……克莱恩在心里指出了对方的问题。</br></br>    不等他开口,那张半透明的诡异脸孔继续说道:</br></br>    “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都可以写信给我,等我,呵呵,等我成为大主教或者高级执事,了解到教会为什么隐藏‘扮演法’的秘密,我会暗示你这件事情的好坏。”</br></br>    克莱恩听得精神一振,毫不犹豫就问道:</br></br>    “女士,你的地址是?”</br></br>    对他来说,帮手能多一个是多一个,而且这还是相对强力的“通灵者”!</br></br>    面对一点也不推辞的克莱恩,戴莉沉默了几秒,轻笑道:</br></br>    “我们的交流不应该通过邮局,不应该使用正常的书信,这非常的不安全。..”</br></br>    “我教你一个相对简单的仪式魔法,它可以召唤出一种独特的灵,属于我的灵,你将写好的书信给它,它会准确地交给我,速度比不上电报,但快过蒸汽列车,你中午完成,位于贝克兰德的我当晚就能收到。”</br></br>    克莱恩专注听着,微微点头道:“很实用的仪式魔法。”</br></br>    戴莉低笑道:</br></br>    “这种仪式魔法的特点是向自己祈求,从本身的灵性抽取力量,不需要通过神灵,也就相当隐蔽,只不过威力往往不大。”</br></br>    “……首先,你挑选对应领域的草药、精油,这一点和正常的仪式魔法没什么区别,但蜡烛只需要象征自己的那根……接着,就是咒文部分,这有三段,第一段是‘我’,用古赫密斯语、巨人语、巨龙语或者精灵语低喊出‘我’,第二段是‘我以我的名义召唤’,可以改用赫密斯语,第三段就是召唤物的具体描述,比如你之后将要使用到的:徘徊于虚妄之中的灵,被人驱使的上界生物,独属于戴莉西蒙妮的信使。”</br></br>    上界?在神秘学领域,这往往指灵界……克莱恩一边认真记忆,一边分析着仪式的流程。</br></br>    在这方面,他勉强算是一个专家了。</br></br>    ……这种仪式魔法的好处是绕开了神灵,纯粹使用本身的力量,也就可以不受神灵所属领域的限制,获得多样性的法术效果,问题在于,这依赖于自身实力,弱者恒弱,强者恒强……克莱恩感觉自己又获得了新知识,这是他目前序列无法解除到的神秘学。</br></br>    戴莉反复描述了几遍,郑重强调掉:</br></br>    “记住,不要随意更改召唤物的具体描述,那样很容易引来可怕的怪物。”</br></br>    “好的。”克莱恩老实点头道。</br></br>    与此同时,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br></br>    如果把召唤物的描述改为“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会召唤出什么东西来?</br></br>    是完全没有效果,还是灰雾突然降临,或者需要我去那片神秘空间做个回应?</br></br>    这会不会帮助我更多地撬动灰雾之上的力量?</br></br>    这会不会引来什么可怕的连锁反应?</br></br>    刚在“变异的太阳圣徽”上作死成功的克莱恩还残留着后怕,最终遵从心的意愿,打算先去灰雾之上占个卜,再决定要不要尝试。</br></br>    他想了想,颇感兴趣地问道:</br></br>    “女士,如果严格使用‘扮演法’,从序列8到序列7需要多久,从序列7到序列6又需要什么时间?”</br></br>    “根据我看过的资料,序列8到序列7三个月到两年都有,这取决于你是否能在扮演的过程里很快领悟核心精神和相应规则,序列7到序列6需要半年到三年,序列6到序列5也差不多,序列5到序列4,三年到二十年……”戴莉大致地描述道。</br></br>    克莱恩忽然笑了笑:</br></br>    “所以,女士你已经到序列6了?”</br></br>    他听邓恩提过,戴莉从序列9“收尸人”到序列8“掘墓人”用了一年,从“掘墓人”到序列7“通灵者”同样用了一年,而她成为非凡者才五年,也就是说,戴莉在“通灵者”这个位阶差不多有三年了。</br></br>    “是的,这也是我调到贝克兰德教区的原因。”那张半透明的诡异脸孔坦然回答,“我现在的职业是‘死灵导师’,不过,我更喜欢‘通灵者’这个称呼,好了,这个小家伙累了,我得离开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就不说愿女神庇佑你了。”</br></br>    “愿你有个好梦。”克莱恩以手按胸,笑着行了一礼。</br></br>    “不,今晚不会有好梦,我要赶回贝克兰德,这不是让人愉快的体验,就像和不喜欢的人发生关系一样……”戴莉的声音越来越低,那张半透明的无眼无鼻脸孔慢慢缩回了墙内,没留下一点痕迹。</br></br>    煤气灯的光芒一下大亮,所有的阴绿都消失无踪。</br></br>    一直开着灵视的克莱恩怔怔看着这样的变化,好半天才回过神来。</br></br>    “通灵者,不,死灵导师真厉害啊,竟然能弄出神秘领域的‘信使’……不知道我的序列7和序列6 会有怎样的特殊……”他无声自语了两句,飞快解除了灵性之墙并熄灭了卧室的煤气灯,安静地躺到了黑暗里的床上。</br></br>    他没打算今晚就去灰雾之上,得提防戴莉突然返回,来一句邓恩史密斯的经典名言,“对了,我忘了一件事情”。</br></br>    到时候,就算想杀人灭口都办不到啊!</br></br>    …………</br></br>    第二天,克莱恩提前三分钟进入了黑荆棘安保公司。</br></br>    “上午好,克莱恩,新的文职人员来了!”罗珊笑容灿烂地打着招呼。</br></br>    克莱恩由衷地为对方感到高兴:</br></br>    “恭喜你,罗珊,女神听到了你的祈求。”</br></br>    “我皮肤的状态要回来了!”罗珊眼睛发亮地点头。</br></br>    寒暄了两句,克莱恩走向隔断,敲响了队长办公室的门。</br></br>    “请进。”邓恩醇厚的嗓音传了出来。</br></br>    克莱恩推门进去,看见队长本能坐直了身体,让灰色的眼眸变得幽邃,一副预备有事情找上门的状态。</br></br>    “咳。”他清了清喉咙,拿着帽子和手杖坐了下来,“队长,我有一件事情想汇报。”</br></br>    “什么事情?”邓恩双手交握,沉声问道。</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