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数不清的微光迎面而来,百万人同时发出各种呓语的混乱灌入耳朵,克莱恩却完全没有在意这些,“小丑”的能力告诉他,他的灵体正被急速膨胀、蔓延而来的黑影一点点笼罩。..</br></br>    这黑影是个巨大的十字架,上面似乎倒吊着一个人!</br></br>    喀嚓!</br></br>    杂乱恐怖的思维风暴全部掉头往外,变得一致,胡德欧根的“心灵世界”寸寸瓦解。</br></br>    克莱恩发现自己飞出了那天试验时的最高速度,他的灵体在短暂糅合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的些许力量后,有了一定的、明显的增强!</br></br>    就在十字架黑影即将彻底笼罩他的时候,他冲出了那片朦朦胧胧的“世界”,感应到了自身的肉体。</br></br>    熟练地急速下坠,克莱恩眼中一下呈现出脸庞瘦长、黄发凌乱的胡德欧根,呈现出窗台上静静燃烧的三根蜡烛。</br></br>    他及时脱离了通灵状态!</br></br>    刹那之间,他看见胡德欧根的脸上长出了一片又一片的黑鳞,茫然的瞳孔竖了起来,变得异常冷酷异常无情。</br></br>    糟糕!他要失控了!克莱恩瞳孔刚缩,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发现一道穿着及膝黑色风衣、戴着同色丝绸礼帽的身影两步迈到了胡德欧根的面前,将手中的特制左轮抬起,抵住了对方的脑袋。</br></br>    砰砰砰砰砰!</br></br>    邓恩史密斯连扣了五枪,胡德欧根的脑袋一下膨胀开来,就像西瓜从高处坠落于地面,红的、白的暴雨般洒向了房间每个角落。</br></br>    他抢在胡德欧根彻底失控前解决了对方!</br></br>    近在五十厘米内的克莱恩脸上身上满是血点和污点,他怔怔望着邓恩史密斯,只觉队长这一刻是如此的帅气。</br></br>    只要不谈记忆,队长还是非常值得信赖的……他由衷地在心里赞美了一句。</br></br>    “出了什么意外?”邓恩收起左轮,看着胡德欧根近乎无头的尸体缓缓软倒。..</br></br>    克莱恩刚要组织语言回答,就看见那具尸体在几个呼吸间变成了一滩血色肉泥和盖在上面的疯人院病服,似乎连最基本的结构都惨遭了破坏。</br></br>    胡德欧根的尸体很快只剩下少许完整的事物,一是几十枚闪烁着黑色微光的鳞片,二是他染上了淡蓝、变得晶莹的心脏。</br></br>    这心脏流转着梦幻般的色彩,如同钻石接受了灯光的照耀。</br></br>    它时而让人安静,时而让人躁狂,时而制造紧绷,时而产生混乱,但除此之外,并没有特殊的表现。</br></br>    “这应该是可以控制的物品。”邓恩收好左轮,拿出黑色手套,戴在了右掌,然后半蹲下去,拾起了那颗晶莹的心脏。</br></br>    可以控制的物品……那根据队长之前的说法,这能作为序列7“心理医生”配方的主要材料……但是,这会不会让因此而晋升的非凡者更加容易失控?克莱恩拿出手帕,擦拭着脸上和身上的血点污渍,并取回了那副特制的塔罗牌,弄干净了它们的表面。</br></br>    他望向地面,好奇问道:</br></br>    “这些黑色鳞片又属于什么物品?”</br></br>    “这是沾染了一定非凡力量的材料,可以用来制造一些效果持久的物品,比如,我们的猎魔子弹,只要超过三个月,伤害死灵等怪物的能力就会显著下降,只剩余材质本身所具备的一点猎魔特性,如果用了类似的黑色鳞片做材料,效果维持的时间将达到一年甚至两年以上,而且效果本身也会更好,当然,由于特性的问题,这些黑色鳞片显然并不适合用来制作猎魔子弹。”邓恩边讲解边从克莱恩手里接过纸张,包好了那颗淡蓝的心脏,包好了黑色鳞片。</br></br>    “就像是超凡物种身上能用来作魔药主材料之外的部位?”克莱恩举例反问。</br></br>    邓恩直起身体,轻轻颔首道:</br></br>    “是的。..”</br></br>    失控了就真的成为怪物了……克莱恩叹了口气,趁着房间依旧被灵性之墙密封,赶紧将之前的遭遇讲述了出来:</br></br>    “我在和胡德欧根的灵沟通的时候,从他的心智层面看到了类似真实造物主的影子,但和主流不同,不是被链条捆绑,倒吊着的巨人,也不是阴影帷幕后的眼睛,而是和队长你在海纳斯凡森特梦里见到的相仿。”</br></br>    海纳斯凡森特是极光会的成员,因为赛琳娜偷看了他的咒文并进行完整的“魔镜占卜”,导致他遭遇值夜者的调查。</br></br>    而邓恩史密斯在他的梦中看见了一副接近真实造物主但又与对方广为流传的形象不同的画面,结果一个受伤,一个诡异死亡。</br></br>    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在胡德欧根翻出“倒吊人”这张塔罗牌的时候,克莱恩其实就有所预料,但没想到会以那样的方式呈现,当然,这属于间接接触,没法和他直接“窥视”“永恒烈阳”相比,最坏的结局也就是受点伤,或者被少许污染。</br></br>    听到克莱恩的描述,邓恩的表情一下变得凝重。</br></br>    他微皱起眉头,低沉着说道:</br></br>    “巨大的十字架,黑色的铁钉,赤身裸体布满血渍的倒吊男人?”</br></br>    “我没有看得太清楚,这也是我没有受到伤害的原因,我只注意到巨大的十字架和疑似被倒吊的人影。”克莱恩委婉地回答道。</br></br>    他当时只顾着“跑路”……</br></br>    邓恩仿佛在思考般点了下头道:</br></br>    “兰尔乌斯探望胡德欧根的事情和‘真实造物主’有关?和极光会有关?”</br></br>    克莱恩忙将通灵时的对话和看见的画面原原本本描述了一遍,末了道:</br></br>    “……兰尔乌斯用来诱惑胡德欧根的是‘扮演法’,是所谓的一点不朽神性,但我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说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嗯,或许,这就是‘诈骗师’特有的说话风格?”</br></br>    “……胡德欧根提供的帮助涉及阴森的、黑暗的祭台……我怀疑兰尔乌斯在谋划什么可怕的事情……”</br></br>    说着说着,他心中一动道:</br></br>    “队长,你还记得那封写给z先生的信吗?我射杀的那位极光会成员身上的信!”</br></br>    “他在信上说,等到时机合适,好像是什么毁灭日降临,他将向所谓的主奉献廷根市的全部羔羊。这会不会和兰尔乌斯谋划的事情有关?”</br></br>    “兰尔乌斯会不会就是极光会的z先生?”</br></br>    邓恩史密斯仔细想了想道:</br></br>    “我并不这么认为,兰尔乌斯不会是z先生,否则他不会在做极光会的正事时,还设立虚假的钢铁公司,欺诈别人的钱财,这会让他的主要任务充满变数,嗯,钢铁公司的运行稍有意外,就会让他暴露于警察和我们的眼中,不得不逃离廷根,中断谋划。”</br></br>    “当然,如果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那做出任何不合逻辑的事情都是正常的。”</br></br>    “但从他布置骗局,不慌不忙卷走金钱的冷静和狡诈看,他并不是真正的疯子。”</br></br>    “所以我认为他不是极光会的z先生,当然,他确实很可能涉及那封信上提到的事情,向所谓的主奉献廷根市全部羔羊的事情。”</br></br>    说到这里,邓恩停顿了一下,来回踱了两步道:</br></br>    “这件事情也许相当严重,我们必须重新调查兰尔乌斯,争取能找到一些线索,嗯,我们处理现场,掩盖这里的痕迹,让所有人都知道胡德欧根死了,但却无法弄清楚是谁杀的,以此让心理炼金会或者其他关注着疯人院的非凡者跳出来,他们说不定知道些什么。”</br></br>    “兰尔乌斯诈骗案要么还在警察部门那里,要么已经转到了‘代罚者’手中,我们以调查极光会时获得线索为理由,介入这起案子,和‘代罚者’合作,和‘机械之心’合作,集中廷根市的力量,仔细排查兰尔乌斯相关的人和物,必要时,向贝克兰德教区,向圣堂,请求援助!”</br></br>    说完之后,邓恩侧过头,望向克莱恩,斟酌了下道:</br></br>    “你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br></br>    队长,都被你说完了……克莱恩郑重摇头:</br></br>    “没有!”</br></br>    他抓紧时间,借助还未收拾的简陋祭坛,使用仪式魔法清除了一些必要的痕迹,确保正常情况下没人能查出来自己和队长干掉了胡德欧根。</br></br>    然后,他收回材料,熄灭蜡烛,解除了灵性之墙,和邓恩史密斯一起无声无息离开病房,翻出了疯人院。</br></br>    “你回去休息吧。”邓恩立在没有路灯的围墙角落里,按了下黑色丝绸礼帽道,“很多事情明天才能开展。”</br></br>    “好的。”克莱恩并不是一天只用睡两三个小时的不眠者,当即告辞离开,乘坐等待于不远处的值夜者队伍专属马车往水仙花街返回。</br></br>    他进入车厢前,回头望了一眼,只见队长依旧站在那片连月光都被挡住的黑暗里,似乎在静静思考什么。</br></br>    凌晨的街道冷清无人,马车飞快奔驰,时而直行,时而拐弯。</br></br>    克莱恩正在琢磨兰尔乌斯的事情,精神突有恍惚。</br></br>    他看见眼前的色彩瞬间变得浓郁,红的更红,黑的更黑,就像一副抽象的油画。</br></br>    四周的一切迟缓了下来,马车仿佛进入了诡异的世界里。</br></br>    克莱恩刷地握住“阳炎符咒”,并拔出了左轮手枪。</br></br>    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白骨手掌穿透马车窗户伸了进来,丢下了折叠好的信纸。</br></br>    随着这只手掌的回缩和消失,油画般的场景霍然恢复了正常,马车依然平稳地行驶于街道上。</br></br>    “……还真是以隐秘的方式啊……”克莱恩愣愣望着脚下的信纸,嘴角抽搐了一下。</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