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抵住墙壁,望着走廊对面的幽黑,克莱恩本能屏住了呼吸。..</br></br>    队长在做什么?队长怎么了?他在喝血?他出现失控的前期征兆了?一个个想法涌现,他的脑海乱糟糟一团,根本无法产生有效的思考。</br></br>    过了十几秒,克莱恩咬了下牙,借助“小丑”对身体的控制,悄无声息地挪到了楼梯口。</br></br>    然后,他故意加重步伐,往回走去,又一次来到了雪伦夫人的卧室门口。</br></br>    视线投入,克莱恩看见队长立在那里,用黑布层层缠绕着封印物“—0271”,表情沉凝,灰眸幽邃,脸庞干净。</br></br>    他刚才所见似乎只是幻觉。</br></br>    眼角余光一扫,克莱恩看到科恩黎的尸体没新增什么异常,依旧是刚才的样子。</br></br>    他暗自吸了口气,开口问道:</br></br>    “队长,我该怎么确认那些仆人是否处于睡眠状态?只靠灵视似乎无法准确地判断,他们会因为做梦产生不同的情绪反应,呈现对应的颜色。”</br></br>    邓恩史密斯拿着“通灵者的镜子”,沉默了几秒,嗓音沙哑地说道:</br></br>    “抱歉,我忘记了,我今晚犯了太多的错误。”</br></br>    “你不用去检查,我来确认。”</br></br>    他抬起一只手,按住眉心,然后闭上了眼睛,让一圈又一圈无形的波纹荡漾往别的房间,荡漾往一楼。</br></br>    是否睡着,在“梦魇”面前清晰可见。</br></br>    克莱恩怔怔看着这一幕,慢慢垂下了眼帘,死死咬住了嘴唇的内侧。</br></br>    队长,你刚才真的只是想支开我……</br></br>    你到底在做什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br></br>    他猛地扭过头,望向了窗户,只见那轮绯红之月高高悬挂,似乎千万年来都未曾改变。</br></br>    平复了一阵,克莱恩以拾取塔罗牌、左轮手枪、半高丝绸礼帽等物品为掩护,又仔细检查了科恩黎和雪伦夫人的尸体。</br></br>    他们保持着死亡时的样子,皮肤以超过常人的速度变得苍白,并带着些许青紫。</br></br>    有点奇怪,他们好像少了些什么……不是具体的东西,而是某种感觉……克莱恩无声自语,只觉破碎窗户处吹来的凉风让他的汗毛一根根竖起。</br></br>    这时,邓恩睁开了眼睛,低沉说道:</br></br>    “都还在沉眠,只是有几个接近苏醒。”</br></br>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克莱恩看着队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什么。</br></br>    邓恩环顾一圈道:</br></br>    “你把现场的物品处理一下,然后去最近的警局找人过来,嗯,顺便回一趟佐特兰街,让弗莱来帮忙。”</br></br>    克莱恩深深望了队长一眼,牙关紧咬地点头道:</br></br>    “嗯。”</br></br>    在邓恩的帮助下,他快速处理好了现场,走正门离开了雪伦夫人的房屋。</br></br>    穿过花园,来到外面,克莱恩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只见小楼依然静静匍匐于黑暗里,没有一点光芒。</br></br>    他沉重转身,根据印象,很快找到了最近的警察局——这是每一位值夜者必须记住的常识。</br></br>    当当当,克莱恩敲响了铁门。</br></br>    没过多久,轮值晚上的警察提着马灯,穿过小小的庭院,拉开大门,疑惑审视道:</br></br>    “有什么事情吗?”</br></br>    克莱恩挤不出任何表情,沉着一张脸,拿出了自己的证件,打开展示于那位警察的眼前:</br></br>    “奥尔斯纳街15号出了一起严重的凶杀案,你立刻叫上你的同伴过去帮忙!”</br></br>    那位警察提起马灯,仔细端详了证件一眼,接着并拢双腿,举手行礼道:</br></br>    “是,长官!”</br></br>    处理好这件事情,克莱恩乘坐出租马车往佐特兰街返回。</br></br>    一路之上,他坐在黑暗的车厢里,思绪既凌乱又发散:</br></br>    科恩黎死了……</br></br>    我记得他刚订了婚……他的父母还活着……</br></br>    队长刚才究竟在做什么……</br></br>    他难道渴求着鲜血……</br></br>    或者,有另外的目的……</br></br>    他记忆还是那么差,并没有明显好转,这说明,说明他没有失控的前期征兆!</br></br>    但是,他知道“扮演法”也有一段时间了,记忆缺乏改善是否同样表明暗中有些问题……</br></br>    不!一定是队长还在摸索“梦魇”该怎么扮演!</br></br>    ……对了,科恩黎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封印物“—0271”,这是队长交给他的……</br></br>    我在想什么!当时这是必然的选择!</br></br>    ……也是队长提议的使用封印物“—0271”……</br></br>    冷静一下,冷静一下,不能瞎想,也不能等待,免得情况恶化!</br></br>    等等就寄信给戴莉女士,看她是否知道这种状况代表什么,即使她不清楚具体的答案,也肯定能明白其中蕴含的危险,及时告知圣堂……</br></br>    这应该可以把问题扼杀在摇篮里,让队长恢复正常!</br></br>    不,队长不一定有问题,或许是我误会了什么,看戴莉女士怎么说……</br></br>    ……</br></br>    当出租马车抵达佐特兰街6号时,克莱恩已经想好了对策,做出了决定,不再像之前那样慌乱和无措。</br></br>    他沿着楼梯,脚步沉重地爬到黑荆棘安保公司的门口,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br></br>    眼前熟悉的布置,熟悉的场景,让他的心情安稳了不少,就像每次有事情去找队长时的感觉一样。</br></br>    吸了口气,克莱恩来到值夜者娱乐室,看见弗莱正在煤气灯光芒下孤独地阅读书籍。</br></br>    他侧头望向克莱恩,冰冷阴沉的脸上露出明显的关切和紧张:</br></br>    “出了什么事情?”</br></br>    “队长和科恩黎呢?”</br></br>    克莱恩嗓音低哑地回答道:</br></br>    “科恩黎死了,死在雪伦夫人的手上,我们都犯了错……”</br></br>    “队长在那里守着现场,让你过去帮忙。”</br></br>    出发之前,邓恩向弗莱交待过具体的情况,告诉他,如果他们没能在两个小时内回来,就立刻拍电报给圣堂,同样的,因为要申请封印物“—0271”,要在夜里进入查尼斯门,所以,轮值看守室的洛耀也清楚他们将要执行的任务是什么——按照值夜者的内部规定,夜晚要打开查尼斯门,必须得到队长的允许,如果队长在,只能由队长进入。</br></br>    弗莱怔了一下,低低叹了口气,在胸口画了个绯红之月。</br></br>    他穿上外套,戴好帽子,往着门口走去,与克莱恩擦肩而过时,忽地低声开口道:</br></br>    “你不需要自责,犯错是永远无法避免的事情。”</br></br>    “我们永远相信队友。”</br></br>    “嗯……”克莱恩闭了下眼睛,视线都仿佛变得模糊。</br></br>    他和弗莱先是前往地底,告诉了洛耀一声,接着锁住黑荆棘安保公司的大门,赶去了位于奥尔斯纳街的雪伦夫人家。</br></br>    等到他们搬回科恩黎的遗体和雪伦夫人缺了半个脑袋的狰狞尸体,时间已过了凌晨。</br></br>    穿黑色薄风衣的邓恩站在那间“停尸房”门口,默然望着里面,好半天才侧头对克莱恩道:</br></br>    “你先回家吧,你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肯定非常疲惫了。”</br></br>    “好的。”克莱恩没有推辞。</br></br>    他抿着嘴,望了队长一眼,安静地离开了黑荆棘安保公司,乘坐出租马车回到水仙花街。</br></br>    与上次的流程一样,他轻松进入了自己的卧室,真正反锁住了房门。</br></br>    抽出仪式银匕,克莱恩制造出封锁房间的灵性之墙,然后坐到书桌前,摊开纸张,提起钢笔,急切写道:</br></br>    “尊敬的戴莉女士:”</br></br>    “我发现队长最近有些不对劲,他在任务里悄然……”</br></br>    写到这里,克莱恩忽地顿住钢笔,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后面该怎么接,该怎么描述。</br></br>    啪!</br></br>    他猛地丢掉钢笔,将面前的纸张抓起,揉成了一团,然后重重捶了桌面一下。</br></br>    咚的声音回荡之中,克莱恩闭上眼睛,伸手捂住脸孔,好半天没有动作,就像变成了一尊雕像。</br></br>    这样过了足足五分钟,他叹了口气,放下右手,用灵性点燃刚才那团废纸,看着它化成灰烬,落于垃圾桶内。</br></br>    组织了下想法,克莱恩摊开新的纸张,落笔重写道:</br></br>    “尊敬的戴莉女士:”</br></br>    “我们刚刚结束了一个任务,并悲痛地失去了一位队友,具体的情况是这样的……”</br></br>    “……当时,我想到我目前水准的灵视无法确认仆人们是否熟睡,而一个个占卜又非常麻烦,所以走了回去,打算请教队长,这个时候,我通过镜子的映照,看见队长半趴在科恩黎的尸体旁边,嘴巴四周有着暗红的血液。”</br></br>    “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队长处于什么状态,希望你能够给我答案。”</br></br>    ……</br></br>    写完之后,克莱恩心情沉重地通读了一遍,折叠好了信纸。</br></br>    接着,他布置仪式,开启灵视,召唤出了戴莉的信使,召唤出了那张无眼无鼻只有嘴巴的诡异脸孔。</br></br>    看着那条被吐出的长满不规则尖牙的鲜红舌头,看着舌头顶端的五根细小苍白手指,克莱恩沉默着将信递了过去。</br></br>    等到一切恢复正常,他又坐了下来,继续写信。</br></br>    这一次,他要询问阿兹克先生:</br></br>    “……最近的一次任务里,我的上司出现了一些异常情况,他支开我,半趴到队友的尸体旁边,嘴巴周围沾满了暗红色的血液。”</br></br>    “在您的记忆里,是否有过类似的事情?我该怎么帮助我的上司?”</br></br>    ps:这章算六月的,七月一日继续三更,求保底月票!</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