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如果“愚者”只单纯地提一句罗塞尔日记里记载有某些简单常识,“倒吊人”阿尔杰未必会下定决心支付“报酬”,获取答案,这一方面是因为简单这个描述很摧毁好奇心,另一方面则由于他总是戒备着和“愚者”的交换,这会让他想起与邪神恶魔做交易的那些例子。

    可现在,他知道了所谓简单常识的内容,对此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却无法理解其中的部分描述,更别说联系实际,深刻把握,于是难以遏制却又绝对恭敬地问道:

    “‘愚者’先生,您希望得到什么样的报酬?”

    嗯嗯!“正义”奥黛丽幅度很小但频率很高地点头,表示这也是她想问的事情。

    “太阳”戴里克虽然依旧保持着沉默,没有多余的身体语言,但不自觉间望向“愚者”的目光却说明了一切。

    正等着类似回应的克莱恩微笑道:

    “密修会相关的情报。”

    “密修会……”“倒吊人”阿尔杰低声自语了一句。

    他对这个名词并不陌生,他曾经收取报酬,为“正义”小姐讲解过诸多隐秘组织的事情,其中就包括密修会。

    奥黛丽和戴里克都下意识皱起了眉头,一个是因为对密修会的了解仅限于“倒吊人”讲述过的那些,一个则是由于听都没听说过这个组织。

    “太阳”的感受,克莱恩早就有所预料,并不意外,在他的推测里,白银城所在的区域成为“神弃之地”应该是在第一块亵渎石板出世后到第二块亵渎石板出世前,属于第三纪元的某个阶段,甚至可能就是大灾变的直接诱因或者说表现,而查拉图家族在第四纪才登上历史的舞台,创造密修会更是第四纪后半段的事情,两者根本不存在重合的可能。

    如果“太阳”知晓密修会,克莱恩反倒会吓一跳,不得不推翻某些猜测,重构对白银之城,对神弃之地,对查拉图家族的认知。

    沉默了十几秒,“倒吊人”阿尔杰望向灰雾里的“愚者”,斟酌着开口道:

    “我会接受这个委托,为您搜集和探查密修会有关的事情。”

    “您可以提前支付‘报酬’吗?”

    一位疑似神灵的存在对一个古老而隐秘的组织感兴趣并不是什么让人奇怪的事情,阿尔杰对此没有一点疑惑。

    而更加重要的是,经过多次的聚会,他在心里渐渐有了个猜测,那就是“愚者”先生的状态并不完美,祂也许正处于一定的困境中,祂做的各种尝试和祂那些眷者们于南北大陆的行动,都是为了让祂摆脱束缚,不再受限。

    这甚至可能牵涉到第四纪之后七神不再降临现实世界的大秘密……阿尔杰想法一闪,又有些颤栗,感觉自身进入了神灵的领域。

    听见“倒吊人”的请求,克莱恩后靠住椅背,轻轻颔首道:

    “没有问题。”

    “如果你搜集到的情报超过了答案的价值,我会额外再补偿你。”

    至于什么情况算超过了答案的价值,当然由尊敬的“愚者”先生决定,他有能力支付额外的报酬就算,没有能力就不算……克莱恩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正义”奥黛丽顿时眼睛一亮,举了下手道:

    “我希望加入这个交易。”

    克莱恩笑笑道:

    “可以。”

    坦白地讲,他主要的目标其实就是“正义”小姐,因为对方是贝克兰德的地头蛇,而且也混入了好几个非凡者圈子,在“希望之地”的消息灵通程度超过了初至首都的他,超过了长期活跃在海上的“倒吊人”。

    ——根据之前占卜得到的启示,克莱恩认为密修会的线索将出现于贝克兰德,而不是其他什么地方。

    “太阳”戴里克默默听着,想了下道:

    “我愿意用之前积累的补偿换取答案。”

    在之前那场三方交易里,他用序列8的“读心者”配方只换到序列9的“歌颂者”配方,克莱恩承诺会给他补偿,而他当时的选择是积累下来,为后续的魔药配方和主要材料做准备。

    克莱恩点了下头,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解释:

    “所谓的相近序列,就是指在高序列可以互相替换的几条途径。”

    “我举一个例子,‘死神’途径的序列5‘看门人’,不仅仅可以正常晋升,还可以选择‘巨人’途径,也就是‘战神’途径的序列4‘猎魔者’。”

    “这不会带来失控的危险,也不会积累疯狂,和服食错魔药并不等同。”

    “当然,如果不是相近的序列,半疯是最好的结果。”

    “可以互换?”“正义”奥黛丽脱口而出,又惊讶又喜悦。

    她惊讶的是序列途径并不是完全被固定,并不是只能沿着原来的道路走下去,并不是想要更换就必须付出半疯和从此无法再晋升的的代价,在二十二条神之途径里,存在特殊的情况,存在相近的序列!

    而她喜悦的则是,自己以后又有挑选的机会了,就和在菲利普百货商店挑选感兴趣的商品一样,那是一种美好的体验!

    原来是这样……阿尔杰无声自语,觉得自己一下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解开了之前个人经历里累积的许多疑惑。

    这个消息真是太有价值了!不愧是“愚者”先生,所谓简单的常识都足以让大部分中低序列的非凡者震惊失态,受益不浅!他暗自感慨了一句。

    “太阳”戴里克略有点失望,因为他根本不打算更换序列,他要成为照亮黑暗,驱除诅咒的“太阳”。

    不过,他很快就藉此回忆起了白银之城的一件往事:

    前任首席,一位最有可能突破“猎魔者”限制的强者,为自己建立了一座陵寝,深入地底的陵寝,然后搬入里面,以此为家。

    再之后,他越来越少出现,直至陵寝大门再也无法被打开。

    当时白银之城的民众们都认为那位首席在晋升时出了问题,变成了疯子,接近于失控,最终自己解决了自己。

    如今结合“愚者”的描述,“太阳”忽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那位首席也许是在尝试往相近的序列晋升!

    他于探索黑暗深处的某次经历里,获得了“死神”途径的相应配方,而陵寝可能是特殊的要求……但最后他还是失败了?但为什么没有变成怪物?他在那黑暗的陵寝里,究竟遭遇了什么事情?

    白银城没有“猎魔者”之后的序列魔药配方?

    想法纷呈间,戴里克突然被“正义”小姐故作矜持的声音惊醒:

    “‘愚者’先生,我想问,‘观众’途径可以和哪几条途径在高序列互换?”

    序列4“猎魔者”,听起来很不错啊……这很适合我,很适合“正义”!奥黛丽非常欣赏自己知道的第一个高序列名称。

    我也想知道……对于“正义”小姐的问题,克莱恩很想这么回答一句。

    不等他开口,奥黛丽又理不直气不壮地补了一句:

    “我,我可以支付报酬购买这个问题的答案,您,您觉得多少金镑比较好?我想,我想,您的眷者会需要一定的活动经费……”

    说到这里,她一下想起“愚者”先生的眷者轻松干掉了拥有“蠕动饥饿”的海盗将军齐林格斯,明显是高序列的强者,差点就脱口而出“不好意思,‘愚者’先生,当我没问”这句话。

    可是,既然已经问出口了,就不能退缩!加油,奥黛丽,也许“愚者”还有比较弱的眷属呢?奥黛丽悄然咬了下嘴唇,默默给自己鼓气。

    金镑?克莱恩认真思考了下道:

    “等密修会的情报搜集到足够多,我们再进行这场交易。”

    说话的同时,他想起了自己在心理炼金会内部的线人,达斯特.古德里安。

    我和队长都,都,哎……达斯特的线人身份再也无法被证实,这不知道算是悲剧还是喜剧……可惜,不能再联络他了,否则从他那里得到“观众”途径相应的情报是最方便的……克莱恩翘起了嘴角。

    “好的。”奥黛丽愉快地回答道。

    两人的交谈让试图问差不多问题的“倒吊人”闭上了嘴巴,等待着足够多的密修会情报被搜集到。

    短暂安静了几秒,奥黛丽侧头看了眼“愚者”先生,幅度很小地举了下手。

    得到肯定的颔首后,她望向对面的那位成员,饱含期待地问道:

    “‘倒吊人’先生,我的情报让你解决了‘飓风’中将,你是否已经准备好成年七彩蜥龙的完整脑垂体?”

    这正是我回到海上的原因之一……阿尔杰轻轻点头道:

    “我已经拿到了你想要的这件非凡材料。”

    “但我该怎么给你?”

    怎么给我?怎么给我……奥黛丽一下愣住,陷入沉思。

    不可能直接报我的地址……也不能通过休和佛尔思,这会暴露我是非凡者的事实……嗯,也不是不可以,罗塞尔大帝说过,当两个选择都有坏处的时候,就挑选程度较轻的那个……

    就在这时,克莱恩心中一动,手指轻敲长桌边缘,微笑道:

    “小姐,先生,在这件事情上,你们是否愿意配合我做一个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