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克莱恩仔细听完,反问了一句:

    “所以,你怀疑那些侦探们见到的泽瑞尔是别人伪装的?”

    伊恩拿着自己棕色的圆顶帽子,早有思考般回答道:

    “这是一个可能,但我认为它的难度太高了,高到需要承受极大的风险,聚会是在晚上,灯光确实不算明亮,可参与的人大部分是侦探,有着敏锐观察力的侦探,仅靠假发、胡须、化妆品等很难瞒过他们的眼睛。”

    或许某种非凡能力可以办到……就像“蠕动的饥饿”所具备的那样……克莱恩刚才的问题有个小小的陷阱,想从大男孩伊恩回答的内容、脸庞的表情和肢体的语言里判断他是否接触过非凡者,是否对神秘领域有一定的了解。

    初步的答案是没有。

    伊恩见莫里亚蒂侦探微微点头,赞同自己的推理,于是继续说道:

    “我相信那些侦探们见到的就是泽瑞尔先生,只不过他并不自由,处于别人的严密控制下,无法传递出求救的信息,他之所以不回应我的联络,就是为了让我警觉,让我找人帮忙解救他。”

    “合理的解释。”克莱恩松开交握的手,往后坐了一点,让自己看起来更放松,更让人有信心。

    伊恩沉默了十几秒,略显郑重地开口道:

    “我想委托你调查泽瑞尔先生,确认他目前的状况,只需要确认。”

    考虑到对方是替侦探搜集情报和消息的半专业人士,克莱恩有心结交,笑笑道:

    “那你打算支付多少报酬?你应该很清楚,这件事情也许会非常危险。”

    伊恩动作隐蔽地低头看了眼自己老旧大衣的口袋,斟酌着说道:

    “有两种方式,一是我直接给你足够的报酬,让你满意的报酬,之后不管任务是简单,还是困难,都是这个数目,除非你受了相对严重的伤。”

    “二是我预先支付5镑,等你完成委托,再视事情的难度追加费用,但这容易造成纠纷,即使有合同约定。”

    克莱恩装出思考的样子,过了接近三十秒才低沉说道:

    “或许可以这样?你预先支付5镑,等任务结束,再帮我做三件事情,放心,不会是有什么难度的事情,都在你的能力范围内,并且不会让你感觉太为难,这可以在合同里约定。”

    伊恩皱了下眉头,旋即站了起来,前倾身体,伸出右手道:

    “好的!”

    克莱恩与他虚握了一下,从茶几上抽出一份他早就准备好的制式合同,拿起圆腹钢笔,将刚才谈好的细节全部添加入内,并按了确认的指印。

    签署好合同后,他给了大男孩伊恩一叠白纸,看着对方书写泽瑞尔侦探相关的信息。

    过了一阵,他边翻着这些资料,边随口问道:

    “如果有紧急情况,或者确认好了泽瑞尔的状况,我该怎么联络你?”

    伊恩抿着嘴巴,好半天没有说话,直到克莱恩抬头望来,才略显僵硬地回答道:

    “不需要联络我,我会在合适的时候出现的。”

    他没再多言,从老旧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叠厚厚的钞票,它们似乎严格按照着面额从大到小的顺序层层叠加,非常整齐。

    伊恩先从最下面抽出3张1镑面额的钞票,接着又数了6张5苏勒的,最后是10张1苏勒的纸币。

    看见对方将钞票摆放得整整齐齐,连几位国王的肖像都必须人头朝上,不能有一点差错,克莱恩忽然有些烦躁。

    这是强迫症晚期啊……他无声吐了口气,接过了对方推来的报酬。

    根据他的目测,伊恩剩下的现金不会超过3镑。

    估计是把所有积蓄都带在身上了……如果我刚才要求更多的报酬,他最后会不会逃单?他的长相倒是不像那种人,但人不可貌相啊……克莱恩随意地折起那些钞票,塞入了衣兜,没去管整齐不整齐,于是他成功地看见伊恩的表情略有扭曲。

    “我争取尽快完成调查。”克莱恩边站起边伸手,做出送客的姿态。

    “感谢你的帮助。”伊恩诚恳地道了声谢,因为对方给的明显是“折扣价”。

    目送比真实年龄成熟了许多的大男孩离去,克莱恩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无声自语道:

    “这件事情的水很深啊。”

    “伊恩从头到尾就没提过泽瑞尔侦探最近在调查什么事情,有吩咐他搜集哪方面的情报……”

    “算了,收多少的钱,管多少的事,我只需要确认泽瑞尔目前的状况。”

    他转过身体,走回客厅,随手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面额为1/4便士的铜币。

    当!

    铜币翻滚往上,克莱恩眼眸转深,默念着这件事情是否存在超凡因素。

    然后,他右手摊开,试图接住下落的铜便士。

    当!硬币从他的指尖划过,落到了地上,咕溜溜滚出好远。

    这种结果就意味着占卜失败。

    “看来伊恩隐瞒的事情比我想象得多啊……信息缺乏到连模糊的占卜结果都得不到……”克莱恩往内收紧下嘴唇,上前几步,弯腰拾取起那枚铜币。

    …………

    当天晚上,凌晨时分,贝克兰德桥区域蔷薇长街138号。

    克莱恩换了一身便宜的浅蓝色工人服装,嘴边、下巴和脸颊粘满了黑色的胡须,乍一看去,竟有种粗犷野蛮的味道。

    他头戴一顶深色鸭舌帽,帽沿压得很低,几乎快遮住眼睛。

    这种帽子原本属于因蒂斯共和国的猎人,和鲁恩王国传统的猎鹿帽有一定区别,但最近开始流行于贝克兰德的中低阶层。

    藏在道旁因蒂斯梧桐树的阴影里,克莱恩借助造型典雅的煤气路灯,打量着对面的房屋。

    那是泽瑞尔的家。

    这位侦探是南威尔郡人,父母、亲戚和朋友都在那边,他只身一人闯荡贝克兰德,逐渐有了些名气。

    他还是单身汉,只雇佣了两名临时的女仆,就是每隔三天过来清扫一次的那种,不用管食宿。

    此时,他租住的那栋联排房屋没有丝毫的灯光,一片漆黑。

    克莱恩解下左腕袖口内的银链,让黄水晶吊坠自然垂落。

    “里面有危险。”

    “里面有危险。”

    ……

    连续七遍之后,他睁开眼睛,看见灵摆在顺时针转动,但速度很慢,幅度很小。

    “有危险,并不大。”克莱恩低语一句,再次确认起身上携带的塔罗牌、自制符咒和圣夜粉等物品。

    做完这一切,他环顾四周,趁着夜深人静,敏捷地闪到了对面。

    泽瑞尔的家没有外廊,没有花园,没有草坪,直接临着马路旁边的街沿,克莱恩绕到侧方,顺着自来水管道,轻松爬至二楼晾晒衣物的小阳台内。

    紧跟着,他掏出一张塔罗牌,塞入缝隙,弄开了通往走廊的门。

    按照伊恩绘制的房屋布局图,克莱恩脚步近乎无声地来到了泽瑞尔的卧室外面。

    他轻叩左边牙齿,开启灵视,隔着木门,望向了里面。

    灵视是可以穿透无灵性的障碍看见气场颜色的,但这和本身的水准密切相关,克莱恩目前可以隔着木门观察,却无法战胜石墙,并且看到的景象不会太清晰。

    他的视线内,门后的卧室里,有三团人形气场,颜色朦胧,分别处于不同的位置。

    始终埋伏着三个人……为了抓到伊恩,或者别的什么人?卧室并不大……克莱恩立在黑暗里,冷静地思考着观察到的结果。

    这时,他忽地向着阳台方向退去,脚步依然很轻。

    回到阳台上,克莱恩从衣兜里拿出了一枚银制的薄片。

    这是他下午试做的“沉眠符咒”。

    他没有向黑夜女神祈求,而是以自己,以“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为对象举行仪式,然后进入灰雾之上响应。

    由于这种方法难以调动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的力量,克莱恩只能以本身的灵性“回应”,最终做出来的符咒比正常的差,但要好于“我以我的名义”方式制作出来的那种,勉强够用。

    再次审视四周,克莱恩掩住嘴巴,低声念出了一个古赫密斯单词:

    “绯红。”

    感受到符咒一下冰冷后,他快速但无声地再次移动至泽瑞尔的卧室门口,一边握住把手,一边将灵性灌注入了银制薄片。

    吱呀!克莱恩小心翼翼地拧动把手,悄然将房门推开了一道缝隙。

    紧接着,他把手中的“沉眠符咒”扔了进去。

    略一回收,克莱恩重新将房门合拢,开始默数。

    “3”

    “2”

    “1”

    他猛地推开房门,就地一滚。

    因为没有感受到那三个人的动静,克莱恩站了起来,借着窗外照入的绯红月光,开始打量房间内的场景。

    这是一个布局正常的卧室,有一张床,一排衣柜,一张书桌,一组小沙发,一个衣帽架。

    床的另一侧倒着个穿黑色外套的男子,他正呼呼大睡,睡得很香。

    另外,小沙发的旁边,衣柜的前方,分别还有一个人,他们都进入了沉眠。

    确认过那三人的状态,克莱恩放轻动作,走至床头,弯腰找到了几根黄褐色的短发。

    而根据伊恩书写的内容,泽瑞尔侦探正是位有着黄褐色短发的男子。

    应该没错了……克莱恩低语一句,握着那几根掉落的发丝,来到小沙发位置,缓慢地坐了下去,坐于染着些许绯红的昏暗里,打算用梦境占卜的办法寻找泽瑞尔。

    后靠住沙发背,他嘴角上翘,无声自嘲了一句:

    “这就是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