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他讲不讲义气跟我有个屁关系?我们又不是朋友!不过我是觉得五湖四海皆兄弟,看他年纪小,刚才我还好心说赔点钱就不与他计较了,没想到他一口一个骗子,你说说,我这心里多难受,多委屈?”</br></br>    “是是!难受,委屈!看你仪表堂堂,怎么可能是骗子呢?诶,刚才你说要‘私’了是吧?小兄弟,你开个价,只要价钱合理,我高某人绝对没有一个‘不’字!”</br></br>    与一些不值当的小钱相比,高浩民更看中儿子的未来,毕竟是商人家庭,以后还需要儿子继承他的生意,若是儿子蹲过监狱,谁会与一个劳改犯做生意?</br></br>    “价钱合理……这个嘛,看你态度不错,就给五十万吧!”</br></br>    雷赛哥龇着牙,一脸满不在乎的狮子大开口。</br></br>    “什么?五十万?你怎么不去抢?”</br></br>    高天赐说着就要上前,一副‘欲’要动手的架势。</br></br>    高浩民也是皱着眉,他不是出不起这个钱,只是并没有多大点的屁事,一开口就是五十万,这不是钱的事,这根本就是讹诈。</br></br>    “小兄弟,你这样狮子大开口,可一点诚意都没有啊!五十万,你可知道那是多高一摞钱?有些人一辈子都赚不来那么多,因为撞个车就赔你这么多?”</br></br>    高浩民仍旧带着和煦微笑,但语气之中却显然不如前一刻那般好说话了。</br></br>    “五十万还多?你儿子他可是无照驾驶,又肇事逃逸,只要我咬住不放,他至少也得在监狱里蹲几年,要是我这种人还不怕在里面遭罪,不过像你儿子这种细皮嫩‘肉’的富家大少爷,只怕在里面就得沦为大家的玩物吧?哈哈!!”</br></br>    雷赛哥口中的‘玩物’说明白一点,就是在监狱里被人当做小娘们天天**‘花’,毕竟监狱里都是些凶神恶煞的家伙,又都正值壮年,生理问题自然也需要解决,没能耐的人可能就自己躲起来打飞机,若是在里面有些地位的,都会找面美肤白类似小白脸的人解决生理问题。</br></br>    高天赐虽然算不上面美肤白,但怎么说都是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相比较而言,自然会是那群恶汉的首选。</br></br>    “小兄弟,事情可以好好商量,没必要说这些话来吓唬我儿子。”</br></br>    高浩民显然是知道这些,心中也是阵阵担忧,自己儿子无照驾驶是事实,开的车子没牌照、没保险也是事实,就连撞车之后没有赔钱就离开更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若眼前这个小痞子真的一心经官,那结局还真不好说。</br></br>    “没得商量,就五十万!把现金拍到桌子上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少一分都不好使!”</br></br>    看到高浩民已经有些认怂,雷赛哥更加有恃无恐。..</br></br>    “少一分都不行?呵呵,若是我就想给你一分钱呢?”</br></br>    半天没说话的申大鹏突然开口,“不对,一分钱都不给你,我看咱们就经官吧,你涉嫌碰瓷和敲诈勒索,到时候看看咱们谁进去!”</br></br>    “你特么放屁,谁碰瓷了?谁敲诈勒索了?说我碰瓷,你有证据吗?敲诈勒索?这特么是你们要跟我‘私’了和解的,要不然谁愿意跟你们啰里啰嗦这些废话?”</br></br>    雷赛哥怒不可遏,大喝不止,之前就是申大鹏骗了他,才导致他与朱神兵一伙人打起来,现在身上还隐隐作痛,他简直恨不得亲手撕了申大鹏。</br></br>    “你就是碰瓷,我们都看到你车子的后备箱里满满装着破碎零件……”</br></br>    高天赐也是怒火中烧,听见申大鹏的话,不知为何心里没来由增加了许多底气。</br></br>    正当几人吵得不可开‘交’之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三个身着警服的小警察走了进来,面‘露’不悦之‘色’,“吵什么吵?你们当这里是菜市场呢?告诉你们,这是巡警大队,都给我老实点!谁是高天赐?”</br></br>    “我是!”</br></br>    高天赐火气未消,说话声音自然大了一些。</br></br>    “喊什么喊?你涉嫌无照驾驶、肇事逃逸,我们要将你暂时拘留!”</br></br>    说着,小警察从腰间取出了手铐,就要把高天赐带走。</br></br>    这时,申大鹏却拦在了‘门’口,“警察同志,你们可是执法者,难道都是法盲吗?高天赐虽然没有驾驶证,但这是第一次驾车,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已满十六周岁,未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第一次无照驾驶不进行治安处罚,不拘留,只要提出口头批评警告或者罚款便可……”</br></br>    “你,你……法律是国家的,由你说了算啊?”</br></br>    听着申大鹏唾地成文,小警察已然有些发懵,尤其是明朗提到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他虽然是巡警队的,但也只是临时工而已,哪里知道到底有没有哪条哪款真的规定了。</br></br>    “不信?那你可以去查一查,我们等着你。”</br></br>    申大鹏前世在‘交’警队也当过一阵协警,后来又去了刑侦部‘门’当临时工,所以对这些基本的法规都一清二楚,之前已经偷偷问过,刚好,高天赐离十八周岁还差几天呢。</br></br>    “你,你给我等着,要是没有这条规定,你就是妨碍执法,挑衅执法人员,我连你一起抓了。”</br></br>    小警察虽然有些生气,但还是将信将疑的找出来《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一页页的寻找着。</br></br>    几分钟之后,小警察略大力的一拍桌子,两个大鼻孔愤愤然喘着粗气,很显然,一切都被申大鹏说中了。</br></br>    “不,不对,警察同志,那小子开车那么溜,绝不可能是第一次!”</br></br>    雷赛哥也是察觉到了不对劲,赶忙提及到了细节。</br></br>    “我就是第一次开车上路,我爸是开4s店的,我在存车仓库练的车,所以很熟练,不行吗?”</br></br>    高天赐嬉皮笑脸的摇头晃脑,一副‘你不服,你打我’的贱贱表情,心中却对申大鹏更加信服,怪不得刚刚问自己多大了,原来是这个原因。</br></br>    “你特么的……”</br></br>    雷赛哥举起拳头‘欲’要打架,却被小警察冷声喝止,“干什么?这里是你撒野的地方吗?你们车子的事情自己商量商量‘私’了吧,但是按照《治安处罚条例》,高天赐,你得‘交’一千元罚款……”</br></br>    求月票</br></br></br>